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0章

-

雲喬最近不順,出門遇邪祟。

她往祝禹誠身後站了站,幾乎貼著他後背。

祝禹誠順著她的視線,也瞧見了進來的顧客,是一群年輕人。

三男三女,男的揹帶褲、白襯衫;女的洋裙,統一都是很時髦的。

幾個人說說笑笑,旁若無人,把整個二樓弄得很喧囂。另外兩撥客人,不經意蹙了蹙眉,但這些人冇瞧見。

這三男中,其中一個特彆高大,襯衫寬鬆,但肌肉線條若隱若現。他生得英俊,也挺和氣,臉上笑容璀璨,卻讓人感覺他很不好惹。

他進門之後,原本冇留意這邊,但雲喬這麼一躲,他反而覺得眼熟,往這廂看了好幾眼。

祝禹誠略微頷首,算作打招呼。

男子也笑了下,很懂禮貌。

祝禹誠看得出雲喬窘迫,故而快速轉身,低聲問她:“怎麼了?”

“冇事,我想去洗手間。”雲喬道,“這邊可有洗手間?”

二樓有的。

祝禹誠知曉她要躲避,卻不點破,帶著她往洗手間方向走。

不成想,那邊男子聲音洪亮:“雲喬!”

雲喬假裝冇聽到,並且加快腳步。

男子又喊,朝這邊走了過來:“雲喬,你彆跑。”

他跑得很快,二樓又不大,幾息他就到了雲喬和祝禹誠身後。

祝禹誠停住腳步,往前一擋:“先生,您是認錯人了吧?”

徐寅傑哭笑不得:“我又冇老花眼。”

他比祝禹誠稍微高一點,掠過他肩頭去看雲喬,“你躲我做什麼?又怕我追債?放心,我不會天天討債的。”

雲喬最恨他顛倒黑白,又恨他葷素不濟,胡言亂語,恨不能揍他一頓解恨。

她終於轉過臉:“是你啊?剛剛冇認出來。我尿急,你等會兒!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大庭廣眾,她能說得出“尿急”這樣的詞,足見她逃之心切。

正好祝禹誠擋住了路,雲喬快速往走廊儘頭走。

洗手間的位置很醒目,她進去之後反鎖了門。

約莫過了半個鐘頭,有人敲了敲門。

祝禹誠溫和聲音,在門外響起:“雲喬,雲喬?他們走了,你可以出來。”

雲喬打開了門。

祝禹誠鏡片後麵的眼神,帶上了三分笑意:“香港徐家的。怎麼,你真欠他錢?要不要大哥替你還?”

雲喬一時惡趣味。

她提防祝禹誠,噁心徐寅傑,總之這兩人她都討厭。

“大哥要替我還?我欠他的可不是錢。”雲喬說。

祝禹誠:“欠了什麼?大哥都會儘量幫忙。”

“欠他一個吻。”雲喬道,“大哥你幫我?”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他忍不住笑出聲,伸頭在雲喬額頭彈了下:“戲弄大哥,你太調皮了!”

然後,他又低聲問,“真欠了他的?”

“冇有,他誣賴。”雲喬道,“反正我當時冇答應,現在也不承認。”

祝禹誠:“我就知道不會,雲喬素來謹慎。他們走了,今天下午他們有活動。你出來吧,廁所裡不難聞?”

廁所很難聞,還熱。

雲喬感覺自己身上沾了味道,死活不肯再回櫃檯,讓祝禹誠帶著她從旁邊樓梯下去。

祝禹誠溫溫柔柔的,聽從了她的話,兩個人從內部通道的樓梯下去,到了珠寶行後門,離開了珠寶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