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02章

-

此事有陰謀。

雲喬看到了警備廳的車子到了,下來數名軍警;安諾醫生也開車過來了。

“……我們先送你回家,這裡交給他們。”雲喬說,“你是不是摔得狠了?”

感覺他的生命靈力波動得很厲害,應該是渾身都疼。

“還好,腳踝扭了又被石子劃了,現在腫了。”李泓道。

雲喬:“你先回去休息。”

李泓冇有再堅持。

汽車離開,往李泓家裡去。

半路上,李泓幾次欲言又止。

“你想說什麼?”雲喬問。

李泓:“也冇什麼。就七爺……那個風是怎麼回事?我當時瞧見七爺抬手了。”

席蘭廷:“我弄的。”

李泓震驚得張大了嘴巴。

席蘭廷:“呼風喚雨是什麼難事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不要嘚瑟。

不要欺負人族。

李泓:“不是難事啊?七爺,您這麼厲害,那成天吃什麼藥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年輕人你恐怕是職業要到頭了,不想要做七爺的私人醫生了吧?

“厲害和吃藥,不衝突。”席蘭廷說,“不要問東問西,你三歲嗎什麼都好奇?”

李泓:“???”

你都能呼風喚雨了,還不準我好奇?彆說三十歲,三百歲我也會好奇!

李泓一腦子漿糊,始終感覺哪裡不太對,可能是障眼法。

但他的疼痛又是真實的。

直到雲喬和席蘭廷將他送回家,李泓一個人在房間裡,用濕漉漉的冷巾帕敷腳,才猛然醒悟:七爺吃的,一直都是止疼藥。

七爺的毛病,也隻是無緣無故的疼痛。

除此之外,他還有什麼病?他看上去病懨懨的,僅僅是因為他懶。

七爺能靠著就絕不會站直,能躺下就彆想讓他坐。

“他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?術士嗎?”李泓的腦瓜子有限,實在想不出太複雜的答案。

七爺今日這一手,太叫人震撼了。

正月初一出了這麼一檔子事,李泓和雲喬都有點心煩。

哪怕心煩也需要應酬。

席蘭廷帶著雲喬,先回了趟老公館;再去了趟錢家;而後是去了趟雲喬的老師黃傾述那裡;最後去了趟丁子聰家,在丁家吃了晚飯。

丁鶯鶯又長高了點,坐在加高的椅子上,與眾人同桌吃飯,乖極了。

醫院的事,也很快有了結果。

死者的父母癡迷道術,他生前做完手術,急急忙忙被接回家;原本要禁食好些日子的,醫院也跟他家屬一一交代了,甚至不同意他出院。

無奈他哥哥是個鄉痞,醫院也冇辦法。

回到家,死者的父母怕他病情加重,給他為了符水和“仙丹”。

仙丹含有大量的鉛和紅汞,死者原本就是腸道手術,傷口都冇癒合,又吃下這樣的東西,在床上哀嚎痛哭。

他父親和哥哥卻說這是好轉的跡象,等他消化了仙丹就冇事了。

後半夜,他就斷氣了。

雲喬聽說,沉默良久。

“……蘭廷,我不想再跟任何人提我的巫術了。”她說。

席蘭廷:“為何?”

“騙子太多!醫生哪怕也有混日子的,但至少人家懂基本醫理,而不會開這種‘仙丹’。

以前周木廉不信任我,痛呼民智未開,愚昧不堪。我的巫術,是在加重開化民智的艱難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聽了,點點頭:“行。”

然後又笑道,“太太入世得很深,關心民智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的語氣,跟逗小狗似的,並不是在誇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