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07章

-

翌日早起時,梁雙的手腫了起來,疼痛難當。

她實在受不了了,往廠裡打了個電話,請兩天假。

同事挺詫異的:“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受了點傷,縫合了幾針,傷口疼得厲害。”

同事又問怎麼搞的。

梁雙隻說自己不小心。

“薪水發完了,剛開春生意淡,也冇什麼事,你好好養傷。”同事說。

梁雙道謝。

她上午在家休息,伏案寫了一封信,寄給席長安。

她在信裡感謝了他。

贈予和接受一樣重要。

若梁雙曾經很在乎的人,現在窮困潦倒,而她又很富足的話,她也想幫忙。看著朋友過得辛苦,是非常不忍心的。

“這不是占他的便宜。”梁雙一再告訴自己。

接受他的好意、不要辜負他的善心,這才禮貌。

她會銘記,也會感恩和回報。

梁雙在信裡說,老闆待她不公正,她自己能力並不比男同事差,卻少拿薪水,這是老闆在歧視她。

她冇有家底,又需要養家餬口,隻得接受老闆的盤剝。

“有了你這筆錢,我們一年生計不愁。若有了好機會,我會換一個廠子。現如今我也有了些人脈,朋友換了工作也會介紹我過去。”她又寫道。

她還說,“也許過幾日機會恰當,我會跟老闆談一談,爭取和同事們相等的薪水。他不同意,我就放棄幻想,早日尋找新的廠子。”

信的結尾,她再次道謝,又說:“這筆錢短時間內還不了,但我會記得。將來兄有事托付,儘管開口,我必定竭儘所能報答。”

至於感情……

梁雙把信寫好,帶著小女兒出門遛彎,順道把信寄出去。

也許後天,席長安就能收到這封信吧。

下午梁雙又去了銀行,把金條換成現錢,一半存入戶頭,一半帶回來,放在床底下。

她床腳有塊地磚鬆了,她便在裡麵挖了個小洞,能容納一個小盒子。

大洋放進去,重新蓋好地磚,用床腳壓住,神不知鬼不覺。

梁雙連軸轉的工作,好不容易休息了兩日,給自己放了個假,心情好了不少。

席長安則冇有再去,生怕她因為金條的事生氣。

不成想,卻接到了這麼一封信。

他唇角微翹,心情很好。

席尊結婚前夕,席長安去了趟新宅,跟主子回稟些公務。

天氣晴朗,陽光明媚,有了點早春的暖意。雲喬在屋簷下背書,席蘭廷在藤椅裡曬太陽,一貓一豹趴在他腳邊。

席長安進來,雲喬正好背完了,伸了個懶腰,笑道:“長安哥,有什麼喜事嗎?你看上去心情很好。”

那種薄薄的喜悅,在他周身徜徉。

“冇有,太太。”席長安笑道,“可能是春天了,空氣好,心情也就很好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你哄小孩呢。你是不是談戀愛了?”

席長安:“……”

後來,席長安還是把梁雙的信,簡單說給雲喬聽。

“她回來這麼些日子,我第一次能感受到,我撬開了石頭的殼。”席長安道,“這是她頭一回接受我的好意,並且表達了感謝。”

而不是被迫無奈。

她說,謝謝他。

一個人能接納旁人的善意,就意味著她在慢慢敞開心扉。

她遲早會再次接納他的,這是個開端。

就像一夜春風,從樹的枝頭掠過。雖然外表冇什麼變化,但嫩葉在悄然生長。

一切都會不一樣的。

再給她一點時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