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1章

-

雲喬同祝禹誠散步。

兩人沿著街道,換了一家首飾鋪子,祝禹誠給雲喬買了條金項鍊。

“要送家裡老人嗎?”小夥計還問雲喬。

雲喬往自己脖子裡比劃:“不,我自己戴。”

小夥計:“……”

她戴上了,絲毫不顯老土,因她這個人太過於美麗,任何裝飾都隻是錦上添花。

小夥計連連誇好看、高貴,又說先生好福氣。

祝禹誠含笑聽著,眉頭都冇動一下。

買了項鍊,兩人任務算是完成了,祝禹誠要送雲喬回家,雲喬拒絕。

“我乘坐黃包車。”

“半下午日頭還毒,當心曬傷了你。”祝禹誠道,“你坐我的汽車,我等會兒去隔壁洋行有點事,要見個朋友。司機送完你,再回來接我。”

雲喬不想他親自送。

他早已看出,故而這樣安排。

雲喬點點頭,又說謝謝大哥送的金項鍊,軟語溫柔,盈眸噙水,是最乖巧聽話的小妹妹。

祝禹誠隻說“寒酸”,還說下次再帶她去買鑽石首飾。

客套幾句,雲喬上了汽車。

汽車送到了席公館門口,雲喬下了車。她身無分文,上午時候都捐了,就冇錢打發司機,隻是道了句謝。

待要轉身回去,突然黑影一閃,牆角竄出來一人,擋住她的路。

雲喬早已有了心理準備,下意識往後退半步,同時朝那黑影踢了過去。

足下一緊,她小腿被擋了回來,同時聽到熟悉爽朗笑聲:“這麼不客氣?我可是推了約會,再這裡被日光乾烤一個小時,纔等到你。”

雲喬表情陰沉。

“你上次打電話說那等無恥的話,還指望我給你好臉?”雲喬冷冷道。

徐寅傑笑起來。

他一口潔白牙齒,笑容肆意,雙眸灼灼望向雲喬,帶著濃濃的侵略意味,恨不能將她包裹起來。

他挺拔如鬆,靜靜站在那裡,也讓人心生敬畏。

“明明是你先惹我。說好了請你吃蛋糕,一起陪聞小姐看電影,你卻跟七爺一起跑了,丟下我。”徐寅傑笑道,“我一肚子氣,說幾句難聽話,你還記仇了?”

“我記!”雲喬道,“你讓開,彆逼我動手,你打不過我!”

徐寅傑卻打量她。

他肆無忌憚笑起來:“你腳上功夫勝過我,可你今天穿了裙子。喬喬,你打算怎麼對付我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一開始就想到了這層,故而心裡有點怯。這層色厲內荏,在她躲避去洗手間的時候,已經暴露了。

現在她不過是垂死掙紮。

“彆生氣嘛。”徐寅傑依舊笑得燦爛,萬丈陽光都落在他身上,他明亮得像一團火,能把人燃燒起來。

他的熱情,雲喬從未遇到過。

她驚慌失措,所以很憎恨這樣的他。

“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樣子的首飾,挑了半晌,選了南珠手鍊。”徐寅傑變戲法似的,從身後拿出一個小首飾盒子,“送給你。”

鑽石很貴,依照雲喬那避之不及的性格,她肯定不會收。

南珠雖然也貴,但好歹比鑽石便宜幾分,而且雲喬很喜歡珍珠。

徐寅傑也覺,珍珠更配她。

珠光與她肌膚同色,她也像珍珠一樣,完美無瑕,令人沉迷。

雲喬不接:“無功不受祿。”

“就當我那晚胡說八道,向你賠罪!”徐寅傑藉口早已找好。

雲喬還是不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