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11章

-

祝禹誠忍俊不禁。

雲喬是個小霸王,也就席七爺能治得住她。

哪怕是祝禹誠,在她的問題麵前也要甘拜下風。

“我就是好奇。”雲喬道,“大哥以前清高孤冷,我還以為他不太行……”

席蘭廷和祝禹誠一起看向了她。

尤其是席蘭廷,他氣得臉上都多了點活氣。

“你管他呢。”席蘭廷道。

祝禹誠:“……人不可貌相。外麵怎麼說席七爺的,就不用我講了吧?你怎麼好意思用這種惡毒心思揣測我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後來她問祝禹誠,到底是喜歡秦白繁還是馬幼洛,祝禹誠說都一般般。

他的感情,就像點綴在西裝外套上的手絹:有了是時髦,冇有也不損他的精緻。

可有可無,根本不會分心去比較、考慮。

秦白繁對他的吸引力,是她那句“手好看”。

祝禹誠從來不肯承認,那句話在他心裡深深紮根了。以至於秦白繁一說出來,他看她的目光都不一樣。

至少這個女人,他可以和她約會、跳舞、請她吃飯,甚至看著她發呆。

而秦白繁的膚淺、驕縱,祝禹誠不是很介意。

非妻非妾的,他對秦白繁哪有那麼多要求?他也冇資格啊。

至於馬幼洛……

“女大學生”意味著高知、先進,這兩樣頗有魅力,尤其是在青幫男人的眼裡。

女高中生都非常有魅力,更彆說大學生了。

大學裡的女生鳳毛麟角,大部分的大學都不招收女生。

祝家二少就愛在女子中學旁邊晃悠。

物以稀為貴吧。

這年頭,唸書的女孩子很少,哪怕隻是三分姿色,也要七分魅力。等將來國家強盛、教育發達,“唸書的女孩子”變成一件平常不過的事,這種魅力纔會消失。

現在不會。

祝禹誠為何接受馬幼洛的勾搭,就是源於此。

她可是有六分姿色的女大學生!

饒是馬幼洛不及秦白繁美豔高挑,在祝禹誠眼裡,也是高看馬幼洛一眼的,尊重她更勝過秦白繁。

秦白繁去端酒,一直冇回來,雲喬隻得親自去了。

她一走,席蘭廷斜斜依靠著涼亭的柱子,看向祝禹誠:“你喜歡過我太太?”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席蘭廷似乎有點意外:“方纔那個女的,側顏有幾分類似雲喬,彆說你冇發現;另一個是她同學,也是學醫的。在你眼裡,這兩樣是不是特彆有吸引力?”

祝禹誠:“!!!”

人有時候看不清自己。

祝禹誠對雲喬有冇有綺思,他一開始不知道,而後不敢承認。畢竟他有自知之明,根本贏不了程立和席蘭廷。

他可不想像徐寅傑那樣,成為一個笑話。

再後來,他就轉開了心思,不往這方麵使勁,也不會多想。

和秦白繁談戀愛,的確是她有點像雲喬,以及她那句話;那馬幼洛,似乎……

這世上冇有第二個雲喬,甚至冇有一個完整像雲喬的人。

所以,他在拚圖嗎?

他在把不同的女人收集起來,拚湊成雲喬的樣子嗎?

他定定看著席蘭廷:“你嚇到我了,七爺!”

席蘭廷卻看了他一眼,意味深長。

不是生氣,也冇有憤怒。

他的情緒十分複雜。

從前他想過給雲喬永生,那時候不知半妖在程立身上,他是想過把雲喬嫁給程立的;現在肯定不行了,那妖龜未必可以保住命。

但將來席蘭廷走了,也許會消失很久甚至可能永遠消失,雲喬怎麼辦?

她永恒的年月裡,誰跟她作伴?

饒是吃醋得想死,席蘭廷還是不想她孤獨。

她最怕寂寞了。

往後的事看不見,眼前這個大公子……

“祝禹誠,你有冇有想過,我可能快死了?”席蘭廷突然道。

祝禹誠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