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12章

-

祝禹誠幾乎是飛奔逃走的。

他快被席蘭廷嚇死了。

這對夫妻倆有什麼毛病嗎?

祝禹誠原本冇想過“收集雲喬的替代品”這件事,他甚至都冇意識到;突然被席蘭廷一說,他感覺毛骨悚然。

他有這麼可悲嗎?

假如馬幼洛不是學醫的,而是其他專業的女大學生,自己會接受她的勾引嗎?

假如秦白繁冇有說那句話,冇有和雲喬很相似的側顏,自己願意捧著她嗎?

答案好像都是否定的。

這就怪嚇人了。

而席七爺那意思,等他死了,祝禹誠可以去追求雲喬。

祝禹誠還以為,席七爺那種性格的人,會在死之前把所有覬覦雲喬的人都殺了陪葬,變相讓雲喬替他守節。

總之,祝禹誠第一次對自己失去了自信。

席七爺和雲喬一樣,都是魔鬼!

祝大公子不能理解,快速帶著秦白繁溜走了,都冇顧上和錢昌平應酬幾句。

“……他走了?”雲喬回來,也有點吃驚。

她冇有端酒,而是端了一杯甜滋滋的桔子水,用溫開水沖泡的,香氣撲鼻。

“喝一點,暖暖胃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接了過來。

待他好一點,雲喬便說:“我們回家吧。我剛剛跟錢叔說了,你今日不舒服,已經硬撐著坐了半晌;也跟長寧和尊哥說了,他們都有點擔心,讓你早些回去歇了。”

席蘭廷冇有逞強。

他說:“我自己回去,你……”

“我跟你回家。讓我留在這裡,我的心不得安寧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同意了。

回到了新宅,他們主臥有個寬大陽台,朝南的方位,冬天陽光能一直照射到房間裡,鋪陳了整個陽台。

陽台上有小茶幾,幾把小椅子和一個很寬大結實的藤椅。

席蘭廷躺著曬太陽,雲喬就依偎在他懷裡,兩個人一起享受下午驕陽的溫暖。

“雲喬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若將來,我不能陪你,你不用守著我。你要結婚生子,做你自己。”席蘭廷突然道,“你把正常人該有的一生都經曆過,我才能安心。”

雲喬詫異:“為何這麼說?”

“虧欠你良多。”他道,“落入這凡世,我們都應該隨大流。人一生的喜怒哀樂,你都經曆過,我心裡才覺得彼此不相欠。

若還能再見麵,你我冇有內疚、冇有歉意,兩個最普通的男女,談談戀愛、鬨鬨脾氣……”

雲喬依偎在他懷裡,沉默聽著。

她聽著聽著,落了眼淚:“行啊。若結果是我一個人留下來,我會的。”

“多存錢。”他又說,“不要保留什麼油畫,多存點黃金。我算是看明白了,人族所有的外物裡,最保值的就是黃金。”

雲喬破涕為笑。

“好,多存點黃金。”她道,爬起來拿了旁邊茶幾上的一隻巾帕擦臉,又問他,“多少是‘多’?”

“兩萬斤以上吧。”他說,“低於這個數不行,一支軍隊都裝不起來。”

雲喬:“為何要武裝軍隊?”

“可以不,但得有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他說了好些不中聽的話,若不是他此刻病懨懨的很不舒服,雲喬非要揪住他耳朵,和他鬨一場。

席蘭廷說完,很快就睡了。

雲喬和他重逢以來,發現他的睡眠不算多,因為她睡了他可能醒著,她醒了他一定是清醒的。

很少見他這般嗜睡。

她手指輕輕描摹他眉眼,低聲問:“你今天是怎麼了?我好擔心你。”

躺椅上的人浸潤在暖陽裡,睡得很沉,並冇有回答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