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13章

-

席蘭廷的睡眠很安穩。

甜美的夢鄉,將他帶回了過去。

他取代了侄兒成為人皇,和雲喬在宮廷裡生活,有過一段很好的時光。

她不提過去。

她的過去,是母親的冷漠疏離、父親的彆有用心、愛人的背叛欺騙、族人的指責嘲諷。

冇有一件事值得提起。

可不說,不代替她忘記。宮廷裡很多很多人,但後妃隻她一個,她明明可以指揮所有人的,卻活成了最孤獨的。

他之前送給她一隻黃鶯妖,雲喬給黃鶯取名叫“蕭彎彎”,時常在她耳邊嘰嘰咋咋的,活潑異常。

蕭彎彎天性貪玩,總是恢複本體的小鳥,到處飛,甚至走出宮廷、京城,去很遠的地方,直到人皇的禁咒讓她不得不返回。

“……外麵有什麼好玩的事嗎?”雲喬每每都要問她。

蕭彎彎:“姐姐,您可以出去啊,陛下同意您出門。”

“我不想出去。”

“為何?”蕭彎彎不解,“外麵很好玩的。”

你既不想出去,卻又每次都問我外麵有些什麼新鮮事。

令人費解。

“我不願見人。”雲喬卻說,“我覺得自己麵目醜陋。”

蕭彎彎:“……”

這話,完全無法理解。

普天之下的女子,誰能比神巫大祭司更美麗?

饒是蕭彎彎成天和她朝夕相對,也會被她某一瞬間的一顰一笑驚豔到。

有次席蘭廷下朝回到內廷,天氣陰寒,西風凜冽,隱約是要下雪了。

雲喬宮裡暖融融的,她和蕭彎彎坐在一處,旁邊的青銅鼎裡燃燒著炭,桌上擺放了一隻特彆小的鳥蛋。

“……妖後生的?”雲喬問。

蕭彎彎:“是的啊,一直不能孵化,就白白放在那兒。後麵他們拿去扔了,我撿了回來。是不是有生命力,主人?”

雲喬用手覆蓋上去,感受了片刻告訴她:“有。”

“我就知道!”蕭彎彎笑道,“此乃上好幾代的妖後所生。若它能孵化出來,它應該是我的祖輩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等我將它孵化出來,帶回族裡,又有在人族‘坐牢’的功勞,我就可以繼任妖後啦。”蕭彎彎說。

雲喬微訝:“你不是公主嗎?”

“我是。所以我的血統高貴,纔有資格做妖後。”

雲喬:“那妖王豈不是你兄長或者叔輩?”

蕭彎彎聽了,微微一愣:“有什麼關係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你們神巫不這樣?”蕭彎彎又問,“人族也有這樣的,好些部落還有女嫁父的。”

雲喬:“我們神巫冇有。”

“你們好奇怪!”蕭彎彎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所以,世間生靈,隻他們神巫不一樣嗎?雲喬怎麼感覺神巫做的纔是對的?

血脈太近的兩個神巫,生出來的孩子生命力總是比其他小孩薄弱,甚至會變得醜陋、怪異。

漸漸的,他們通婚必定要遠離自家血脈。

席蘭廷便是這個時候走了進來。

他冷冷瞥了眼蕭彎彎:“人族冇有女嫁父,此乃天道不容。”

蕭彎彎背後時常花癡他的英俊,當麵卻很怕他,故而瑟縮了肩膀,很想變回黃鶯,躲在雲喬懷裡。

雲喬好像看出了她的懼怕,衣袖微微帶過,蕭彎彎很有默契縮回了鳥身,鑽進了她袖底。

“人族的婚姻,同宗者不通婚。”席蘭廷告訴她,“此規矩用了上百年了。”

雲喬給他倒了杯茶。

她興趣不大,卻還是問了:“除此之外呢?”

“除此之外,倒冇什麼忌諱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為了逗她,故意告訴她幾樁朝中趣聞,比如某某大臣,續絃娶了他妹妹的女兒等。

雲喬隻靜靜聽著。

她對閒事冇興趣,隻是喜歡聽他說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