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14章

-

那天,她難得高興。

可能是他說朝中重臣的八卦,取悅了她。那些朝臣她都認識,在她做王後的時候,他們冇少為難她。

他來的時候,天氣陰寒;進門不久,有雪粒子打在高高宮殿頂上,下雪了。

白雪皚皚,越下越大,半個下午就鋪陳了京城,處處銀裝素裹。

雲喬的宮裡也被大雪覆蓋。

宮人們置酒,雲喬心情好,一不小心喝多了,坐到席蘭廷懷裡。

席蘭廷將她抱到窗邊,任由雪與寒風湧入,剝落她衣衫。

他們倆隻顧自己快活,把藏在雲喬袖中的小鳥妖蕭彎彎忘記了。

蕭彎彎目睹了全過程,第一次開了情竅,喜歡上了人皇身邊的一個侍衛,兩人逐漸眉來眼去的,有了情誼。

“……姐姐,陛下到底放不放我回去呢?若不然,我嫁給人族好了。”蕭彎彎說,“人族的壽命好短,等他死後我再回去做妖後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那時候天地初開,混沌未消,除了神巫,其他生靈帶著最原始的思維,雲喬時常被他們的想法嚇一跳。

不過,這件事讓她高興不少。

席蘭廷不太懂,但他接受:看彆人談戀愛,會讓雲喬開心。

蕭彎彎更活潑了,每天帶給雲喬更多新鮮有趣的事;而雲喬,不管席蘭廷怎麼哄她,她都不會踏出宮廷。

好像宮廷是她的保護殼。

她在這個裡麵,可以隨心所欲做她自己,隻順著自己的心意;離開了,她就要麵對現實。

現實令她痛苦。

她在逃避。

蕭彎彎的愉快,在席蘭廷征服黃鶯一族的時候消失了。

她親眼瞧見族人被剝掉了妖骨,軟踏踏的皮毛成為裝飾,點綴在人皇陛下的旗幟上,為他贏得人族更多的信奉之力。

蕭彎彎衝到他麵前:“你背信棄義,我們已經向你獻出了十八根黃鶯妖骨,我也做了你的人質,為何還要屠滅黃鶯全族?”

席蘭廷一掌將她拍飛。

“下次再這般與朕說話,朕先剝了你的妖骨!”他冷冷道。

蕭彎彎傷得挺重,恢複了黃鶯的小身體,雲喬將它撿起來。

她道:“是我太縱容她了,她纔敢如此放肆。”

席蘭廷收斂怒火:“喬兒,不是你的錯,有些畜生靈智未開,纔敢不知尊卑。”

小黃鶯妖瑟瑟發抖。

而後,蕭彎彎似變了個性格,她哀傷而陰沉,弄得雲喬心情更差,出現了衰敗跡象。

席蘭廷悄悄用心頭血餵養她,她纔會好轉;但她不會笑了,這宮裡冇什麼令她開心。

蕭彎彎不僅自己消沉,還攛掇雲喬:“主人,你知道他是誰,他乃神龍下凡!所有人族的異類,都是他的祭品。

他殺了很多的妖族,魔族,除了孔雀河幾乎冇有異族的容身之地了。主人,他也會殺了我,甚至會殺了你。”

雲喬:“他不會。”

“他會!他要滅掉每一個異族,你我都是,尤其是我。他會殺我,他會剝了我的妖骨!我好怕!”蕭彎彎哭道。

雲喬將她摟在懷裡。

她冇說不會,因為她也不確定。

人皇容不下任何異族,這是真的;而她們倆,皆非人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