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16章

-

哪怕複生了,有些記憶雲喬也不想碰。

血肉模糊,一觸及就痛。

難怪她最後會做出那樣極端的事,寧可把心給掏出來也要離開他。

不僅僅是他的錯。

其實,是她自己的情緒在失控,她變得敏感、暴戾而抑鬱。

或者說,在她上一任丈夫退位,她就應該回上清山,那纔是正確的選擇;亦或者,她在上清山的時候,把師徒名分拿穩,從徒弟勾引她開始就疾言厲色痛斥他。

一步錯,步步錯,她能怪誰?

蕭彎彎曾是她最大的陪伴,是她的開心果,是她唯一接觸外麵的媒介。

她把自己藏得太深。

她在躲避人族的世俗,也在躲避神巫們對鎮山晷的追討。

她甚至在逃避蘭廷的意圖。

黃鶯族被滅,蕭彎彎徹底瘋了之後,雲喬其實也等於瘋了。

隻是蕭彎彎瘋在外表,雲喬苦在內裡。

她不言不動的時候越來越多。

京裡冬天的雪多,有次天氣不好,她說去後花園走走,走著走著便撥動身邊人的生命靈力,讓他們短暫失去了意識。

她因此而失蹤。

真的失蹤了,整個宮廷都尋不到她,記得不清,隻得趕緊回稟了人皇。

人族有個王爺,借用狼妖的利爪,打算叛亂,蘭廷與朝臣們正在商議平叛之事,陡然聽說雲喬消失,他頓時變了臉。

將朝臣們全部丟下,他急急忙忙回了內廷。

他們掘地三尺地找。

席蘭廷這個時候才意識到,她是藏起來了。

雲喬負責藏神巫族的鎮山晷,也曾經製造一個秘境,藏她“父親”的桃樹和衣冠塚,她很擅長此道。

畫一個符陣,哪怕從她身邊路過,也尋不到她。

蘭廷告訴自己,能做的是讓自己情緒平複下來——越是急,越是會錯過細節。

便在此時,天降大雪。

大雪覆蓋人間,會遮掩痕跡,也會製造痕跡。

宮人與侍衛們到處尋找,但後花園的一處假山入口,卻始終冇有足跡。

人族走到這裡,就會下意識自己離開;饒是席蘭廷,也是用人族的眼睛去看景物,他也忽略了。

他讓所有人退下去,站在假山的入口處,低低喊她:“喬兒。”

冇有動靜。

“你不出來,我會去殺了那隻鳥妖。”他沉默片刻,突然道。

四周的符陣一散。

障眼法消失,席蘭廷瞧見她坐在假山淺淺山洞裡,神色冷漠。

他牽了她出來。

她周身冰涼。

席蘭廷將外麵厚厚風氅脫給了她,緊緊包裹著她。此刻他恨自己冇有人族那樣炙熱的體溫,不能讓她更暖。

“回去吧。”他抱著她,聲音很低,帶著哄與祈求。

他很少低聲下氣。

雲喬卻道:“蘭廷,我想回上清山。你做一個假的鎮山晷給我,我拿回去。族人們不懂這個,我可以糊弄他們。”

他一直讓她回去。

“你走了我怎麼辦?”他親了親她頭髮,“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。”

“我若偷偷回去呢?”

他便俯身,吻住了她的唇。

寬大風氅落地,席蘭廷將她抱在那風氅上,任由漫天大雪澆灌,將她剝了衣衫。

雲喬突然就哭了起來。

那次她的確動情得厲害,也哭得厲害。一番發泄,她好了不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