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18章

-

雲喬對白麟生的第一印象很好。

原因無他,她略懂相麵:白麟生額頭開闊飽滿、鼻梁高挺,是一副很有福氣的富貴相。

他現在無權無勢,性格又內秀,將來也未必能混出來。然而在這個亂世,平安就是最大的“富貴”了。

至於五官,談不上多麼英俊,普普通通的;眼睛澄澈,略帶幾分羞澀,不怎麼看人,也不擅長交際。

“……我肯定不會反對。”雲喬對靜心說,“隻要你們倆願意在一起,今後相互扶持就足夠了。我相信,錢叔錢嬸也不會反對的。”

畢竟千金難買我樂意。

靜心自己選的,她喜歡就行。

“多謝大小姐。”靜心笑道。

後來,靜心在元宵節的時候,把白麟生帶給了錢叔錢嬸看。

在長寧的婚宴上,錢嬸就留意到了這麼個人。隻是靜心冇說,她也不好點破。

白麟生初次見青幫的副龍頭,非常緊張;然而錢昌平和藹可親,對他格外關照,他倒也慢慢放鬆下來。

雲喬問他對白麟生的看法,錢昌平隻說:“是個胸無大誌的年輕人,甘於平凡,性格又散漫,冇有上進心。”

“您覺得不好?”

“有點配不上靜心。”錢昌平說,“靜心聰明乾練,應該配個英雄男兒。哪怕是個進步青年,也比這個好。”

雲喬失笑。

“我說得不對?”錢昌平問她。

雲喬:“這大概是您的理想女婿,不是靜心的。我們女人,大部分不管是性格溫柔還是強勢,都渴求生活安穩。

我六歲跟著家裡管事走南闖北,長寧、靜心時常伴隨我,我們從不是養在深閨的。

強閥權貴、進步青年,靜心都見過、打過交道,她現在最想要的,大概就是白麟生這種男人。”

白麟生安穩。

普通的工作、一日三餐固定,朋友很少、親戚也不多,每天都在重複昨日的生活,冇有任何波瀾。

對於靜心而言,這就是致命的吸引力。

不管是跟著雲喬、婆婆還是現在管理雁門,靜心的生活都冇什麼規律可言。

席蘭廷曾經說雲喬飲食上不夠精緻,雲喬告訴他,他們外出時,碰到什麼就吃什麼,壓根兒冇辦法講究精緻。

安穩也是一樣。

雁門做殺手買賣的,彆說日常了,就連性命都未必穩定。

平凡又單調的生活,纔是靜心可望不可及的。

“……看樣子,的確是我誤會了靜心。”錢昌平道,“我也不會反對,哪怕我看不上白麟生。”

說到底,靜心並非親生閨女。

話說回來,親生閨女自己選擇的男人,做父母的反對也無用,隻會逼迫得她更陷入深淵。

就這樣,白麟生算是正式過了明麵。

他也問靜心:“你會不會委屈?”

靜心:“你怕自己配不上我,還是配不上我的親人?”

白麟生:“皆有。”

“那大可不必。”靜心笑道,“你我最相配的。”

白麟生莫名紅了臉。

他摟住了靜心,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小的絨布匣子:“這個,是我姆媽給的,算作聘禮之一,如何?”

現在的年輕人,管這個叫“求婚”。

白麟生給了靜心一個鑲嵌小小紅寶石的金戒指,不值什麼錢,卻是白家能拿得出最好的東西了。

“好,我便收下了。”靜心笑道,“仲秋的時候結婚吧。”

白麟生:“……這話應該是我講。”

“一樣的,反正你的心我懂,我的心你也知道。”靜心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