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20章

-

翌日,大學裡正式開學。

薑燕羽一早起來,讓傭人準備了早飯,又幫她哥哥熨燙好了外套和襯衫。

薑燕瑾抄作業抄到淩晨三點,早飯時候還睏意未消。

他心裡盤算著等會兒叫黃包車去學校,自己不開車了,免得犯困出事;想起了妹妹昨晚似乎有話說。

“……你說我想知道什麼?”他問。

薑燕羽:“額……就是靜心的,你知道了吧?”

“靜心怎麼了?”薑燕瑾似乎有點意外。

他還以為是薑家的家長裡短。

表嫂訊息靈通,人在燕城,掌控北方“局勢”,能帶來不少八卦訊息,薑燕瑾時常聽一耳朵。

“冇怎麼,她冇出事。昨日我和表嫂逛公寓,遇到了她。她……和一個男的在一起。”薑燕羽試探著去看哥哥臉色。

薑少不動聲色:“什麼男的?”

“她說是個教書的,是她的未婚夫。”薑燕羽道。

薑少:“……”

他表情空白了一瞬,似乎有點不敢置信,半晌才問妹妹,“她親口說的?”

“是啊。”薑燕羽道,“哥,你還好吧?”

薑少:“我怎麼就不好了?你這話莫名其妙的。”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薑少快速喝了米粥,拿了自己的書本就走了。

開學第一天不會正式上課,會有個開學典禮,一上午就過去了。

今日天氣晴朗明媚,開學典禮在操場舉行——就是醫學係的操場。

整個燕城大學,都冇這麼大的場地。

眾人分了班級,都站著聽校長訓話,以及各位係領導講話,最後是優秀學生代表。

雲喬冇發言,她把機會讓給了湯易安。

“雲喬?”

原本站在最後麵的薑燕瑾,擠到了雲喬身後。

馬幼洛被他擠到了旁邊,說他:“你急什麼呢。”

“你冇有急,你讓我一點。”薑燕瑾道。

馬幼洛:“……我一直不喜歡你,是有理由的,你知道吧?”

薑燕瑾回頭看了眼她,一臉“你說什麼我都不在乎”的表情。

馬幼洛氣結。

雲喬對這些“小朋友”簡直無奈,隻得往後,隔開了薑燕瑾和馬幼洛,又問薑燕瑾:“你有事?”

作業本不是還了嗎?

早上他一來,神色有點怪,雲喬還問他怎麼了。

他說冇事。

現在又擠過來。

“靜心訂婚了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似乎有點吃驚,又說,“不過訂婚是遲早的,她跟白老師感情很好。”

“那挺好的。”薑燕瑾道,“我想送她一套頭麵做訂婚禮。”

雲喬看了看他:“你冇事吧?”

薑燕瑾:“她幫了我不少,最近都是她在操持本該我份內的工作。雲喬,你能否幫我送?”

“你自己不去送?”雲喬問。

薑燕瑾:“還是你幫我送吧。我就不去了,最近功課落後了太多。”

雲喬:“燕瑾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你自己去送,自己和靜心談一談。”雲喬道,“你一直有自己很明確的目標,你也為此而自豪。現在呢,你是否動搖了?”

薑燕瑾沉默。

良久,他才道:“我冇有。”

又說,“多謝姑姑,我自己去送吧。”

他轉過身,再也冇回頭跟雲喬和馬幼洛閒聊。

馬幼洛在他們倆身後,每句話都聽到了,但一頭霧水。

雲喬也回頭看了眼她。

馬幼洛被她看得莫名心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