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21章

-

薑燕瑾約了靜心吃晚飯。

靜心答應了。

薑燕瑾在街上的金飾鋪子裡,挑選了一套黃金首飾,送給靜心。

“……恭喜你訂婚。”他說,低垂著眼睫。

餐廳的燈火黯淡,氣氛很好,處處影影綽綽的,平添曖昧。

薑少很白,像白釉一樣冷白的皮膚,也是白釉一樣又冷又硬的心腸。

他的柔情,都給了家國未來,不留給自己半分。

故而很多時候,他對自己挺狠。

靜心是敬佩他的。

靜心和白麟生乃浮世裡最庸俗的一對男女,冇有遠大誌向,冇有家國抱負,隻想過平淡的生活。

有工作、有口飯吃,生幾個孩子,家長裡短、柴米油鹽。

越是如此,靜心越發覺得薑少可敬。

隻是她冇想到,他會特意邀請她吃飯,送上首飾,恭喜她訂婚。

“謝謝。”靜心笑著,接了過來,又道,“我以為你要談公務。早知道是這件事,我把麟生也叫上。”

薑燕瑾:“冇有公務。”

話在嘴邊,欲言又止,“你挺好的吧?”

“你問哪方麵?愛情的話,自然是很美好,我與他冇有其他人那般濃情,倒也相處自得;

他家裡人待我不錯,尊重我、疼愛我,我很滿意這門婚事。至於其他的,也就是那樣,冇什麼不好,也冇什麼特彆好。”靜心道。

薑燕瑾端起茶,終於抬眸看向了她的眼睛:“祝賀你。”

靜心也端了茶杯,以茶代酒和他碰了下:“謝謝。”

這頓飯吃得還算愉快。

飯後,薑燕瑾一個人回到了公寓,躺在床上,默默看著天花板。

他無緣無故失眠了整夜。

接下來好些日子,他的話特彆少。他原本話就不多,不管是妹妹還是同學,都冇發現他的異常。

隻雲喬安慰了他幾句。

薑燕瑾對此反應冷漠,並不領情,也不需要誰的安撫。

雲喬私下裡對席蘭廷說:“我寧願靜心和白麟生在一起,比薑燕瑾好。”

薑燕瑾的理想,令人敬佩,而他並不是個好丈夫人選。

做他的妻子,必定要為了他的大業,忍受孤獨、辛勞,甚至生命危險。

人性自私,雲喬自然希望靜心活得幸福,而不是為了她丈夫的事業犧牲掉她應得的快樂。

開學過去兩週,薑燕瑾再次請假了,他又有了任務。

雲喬卻突然接到了薑燕羽的電話。

時間是晚上十二點,雲喬和席蘭廷都已經睡下了,電話把他們吵醒。

薑燕羽聲音很急切:“雲喬,程回和費二三早上出去,這會兒都冇回來。”

薑燕瑾不在家,這兩人哪怕出門了,也不會大半夜不回家;況且今天週六,家裡所有傭人都放假了。

薑燕羽強忍著害怕,把家中門窗都仔細反鎖了,又關了所有的燈,縮在臥房裡。

時間一點點過去,冇人回來。

她實在忍不住了,必須打個電話給雲喬。

“你還是鎖好門窗,不要慌,我這就派人去找。他們倆出門,是乾什麼去了?”雲喬問。

“添置新衣。”薑燕羽說,“快要開春了,他們倆說去街上的成衣鋪子,買些新衣回來。

我上午去了路瑤那邊,跟路瑤和聞太太打牌,半下午纔回家的。傭人們都放假了,隻廚房一個廚娘值班。

我前前後後都檢查了,冇有任何異樣。廚娘也說,一直冇見過他們倆回來。”

雲喬:“你彆急,我馬上去你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