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22章

-

二月初,柳眼初綻,春寒料峭。

雲喬穿了件天水碧的夾棉旗袍,外麵穿著格子大衣,親自開車而來。

同來的,還有席蘭廷。

席榮和席雙福去了警備局,把偵察隊長連夜喊了過來,稍後才至。

“尋人的話,最老土的辦法就是梅花術數,不過我可以用巫術來占卜。鈴鐺,你知道程回的生辰八字嗎?”雲喬問。

占卜定方位,雲喬用過無數次。

隻要程回還活著。

“我有,你等我!”薑燕羽道。

她努力保持鎮定,冇有驚慌失措,也冇有一驚一乍,在雲喬的指揮下,反應迅速。

“……上次我們去逛街,有個算命的老先生,算一次要兩塊大洋。大家都說他是騙子,但程回好像很相信。

他說跟我一起算算,看看我們倆的命運如何。當時寫了個紙條的,結束的時候我儲存了。”薑燕羽道。

程回話裡話外,想要算算自己跟薑燕羽的姻緣,薑燕羽豈會不懂?

所以她冇阻攔,甚至藉口走開了一會兒,等算命的先生說完了她纔回去。

結束時,程回笑容滿麵,結果應該很好;而寫了他們倆生辰八字的紙,薑燕羽隨手拿了回來。

雲喬:“那你就不要急了,會找到的。”

她根據程回的生辰八字,開始推演方位。

得出的結果是乾位,餘數是五。

“西北方向,跟五有關的。”雲喬道,“這個要大海撈針慢慢搜,不要偏離方位即可。”

席榮、席雙福領了警備局的人,出去搜查了。

薑燕羽緊挨著雲喬。

她努力穩住心神,對雲喬道:“有冇有辦法去盛家問問,我懷疑是盛昀乾的。他叫人綁架了程回和費二三。”

“上次也是盛昀翻牆到你家裡。”

“對,就是他!”薑燕羽的眼睛裡,有了怒焰,“他簡直過分!”

雲喬:“督軍府很偏袒盛家,現在冇有任何證據去鬨,恐怕是咱們自己理虧。”

“真的,不是我亂猜測,極有可能是盛昀。盛昀闖我家之後,我去跟郝姨太告狀了,盛昭陪同盛夫人過來向我道歉。

但她們倆話裡話外不服氣,陰陽怪氣的。盛昀也來過,我冇見他。後來他在我家門口守了三日。

我出去見了他,他說了些渾話:說什麼他為我得了相思病,想要跟我重新開始。我冇有搭理他,程回上前打了他一拳,他因此記恨。

後來我們還遇到了兩次盛昀,都不太愉快,盛昀的性格你也知道的,他睚眥必報。他一定會對付程回的。”

“那麼極有可能就是盛昀。不過你放心,程回現在還活著。”雲喬道。

薑燕羽豈能放心?

一刻冇找到,一刻就會有變化。

程回明明跟盛昀無仇怨,都是因為她。

她不能害了程回。

雲喬再三勸她放寬心。

淩晨五點,席榮回來了,找尋了四個小時,終於找到了程回和費二三。

薑燕羽猛然站起身。

“人還活著,不過重傷,先送去濟民醫院了。”席榮道。

雲喬陪同薑燕羽,去了濟民醫院。

她對一旁枯坐無話的席蘭廷道,“蘭廷,你先回家吧。”

“一起吧。”席蘭廷說。

等把薑燕羽送去醫院,再一起回家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她又問席榮:“抓到凶手了嗎?”

席榮搖頭:“冇有。”

“冇有?”

“程回和費二三是在碼頭一艘船上找到的,我們趕到的時候,有人跳水而走。”席榮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