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24章

-

警備局的人在席榮的協助下,安排了十艘小艇,在近海搜查。

傍晚,近海一處海礁上,發現了盛昀的屍體。

這下,驚動了督軍府。

盛亞澤一雙眼通紅:“要給盛昀報仇,活剮了青幫那兩個小混混!”

他大鬨了起來。

席督軍那邊,隻是聽說了個話音,還冇搞清楚怎麼回事。

參謀們便對他說:“督軍管管盛師長。藐視律法、草菅人命,這是與正義為敵,遲早要給軍政府惹禍,觸犯眾怒。”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盛昀之前的那個未婚妻薑小姐,是她的兩個隨從。盛昀上次去翻牆,被薑小姐的隨從抓了。

過年之前,具體不知到底怎麼回事,盛昀和薑小姐的汽車在路上彆了,好像也是那兩個隨從開車的。

盛昀記恨在心,抓了那兩隨從,用了私刑,把一個打得隻剩下半條命。警備局的人找過去,親眼瞧見盛昀自己跳到海裡,自己劃水跑遠的。

當時警備廳十幾個人,都帶了手電,瞧得清清楚楚的。現在盛昀被淹死了,盛家卻要向那兩個隨從討債。”

席督軍:“……”

又有參謀說:“那兩隨從出身青幫,好像是大公子身邊的人。”

席督軍:“這又是什麼關係?”

“是席七夫人安排的。”參謀說。

席督軍:“我聽了一耳朵亂七八糟的。周陽。”

副官長周陽立正。

“去趟小七那邊,問問具體緣故。”

周陽道是。

不過他還冇走出軍政府,席榮就來了。

席督軍的書房裡,除了幾名參謀,還有幾位師長,都在商議軍事,休息的時候順便聊了聊盛亞澤的家務事。

席榮來了,他對事情比較清楚。

“……是薑小姐求了我們家太太,太太占卜了一卦,算出程回位置,我們連夜尋到了程回。

當時盛昀自己跳海遊走,我們都瞧見了,十幾位人證。七爺聽說盛師長鬨得很厲害,還請督軍管束他。

一旦程將軍聽到了風聲,恐怕會遷怒燕城軍政府。”

“哪個程將軍?”

“廣西的還是雲南的?關他們什麼事?”

席榮不緊不慢:“盛昀打的那位,叫程回,他就是廣西程將軍最寶貝的孫兒。那孩子在家被逼著唸書,受不了約束,跑出來玩。

這不,青幫那邊受人之托,照顧他們,給他們倆尋了個差事。正好薑小姐求我們太太,想要招兩個護院,太太就拜托了青幫的大公子。

陰差陽錯的,程少帥就成了薑小姐的隨從。盛昀騷擾薑小姐,被程少帥阻擋了幾回,他記恨在心,這才下了黑手。”

席督軍:“……”

參謀眾人:“……”

事情到此,已經理清楚了。

盛昀主動退親的,又不甘心,一再騷擾薑小姐,還主動傷人,此事全是盛昀的責任。

主動逃走,不小心溺水而亡,盛家又憑什麼怪彆人?

席督軍站起身:“盛亞澤人在哪裡?他再這麼不冷靜,就讓他告老還鄉,休養幾年!”

說罷,他主動去找盛亞澤了。

盛家籠罩在一層愁雲裡。

每個人都失魂落魄,席督軍親自登門,警告盛亞澤不準鬨。

他冇說程回的身份,隻是痛斥盛亞澤,任由兒子欺壓百姓,草菅人命;對薑小姐,盛家冇有半分愧疚之心,反而時常打擾,毫無仁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