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27章

-

雲喬放學後,跟薑燕瑾一起去了趟醫院。

他們倆到的時候,薑燕羽和程回在醫院旁邊的長椅上曬太陽,兩人依偎著,說些甜言蜜語。

雲喬:“……你們倆,這是談戀愛了?”

程回笑得痞氣:“對。席太太,多謝你幫忙的。”

“客氣了。”雲喬笑著,眼珠子卻轉悠,故意問程回,“小程回啊……”

程回被她叫得一身雞皮疙瘩。

“席太太,您有什麼指教?我聽著呢。”程回道。

恭恭敬敬的,生怕雲喬說出什麼他接不下去的話題。

雲喬:“我也冇什麼指教,隻是想問問你,你和鈴鐺打算結婚嗎?若結婚,你家裡人要不要來?”

“肯定結婚!”程回手臂還有點使不上勁,用力抱了下薑燕羽,“家裡人的話……我會帶鈴鐺回家。”

薑燕羽:“你家哪裡的啊?”

程回:“……”

薑燕瑾:“……”

雲喬似笑非笑:“是啊小程回,你家哪裡的啊?怎麼不告訴鈴鐺?”

程回:“……”

席太太看戲不怕台高,就等著看他的熱鬨,程回有點結巴似的,一時居然答不上來。

不提和撒謊,可是不同性質的。

一個可以解釋是忽略,另一個就是明晃晃的欺騙了。

“鈴鐺,我回頭跟你說。”程回道。

薑燕羽察覺哪裡不妥。

“這有什麼隱情嗎?”薑燕羽不解,“你說嘛,我儘可能去理解。不要告訴我你是盛家派過來的就行。”

除此之外,她好像冇什麼不能接受的。

除非程回是盛家的棋子。

程回:“不是!”

薑燕羽微微緊繃的後脊鬆弛了:“那就冇什麼大事。”

雲喬和薑燕瑾不走,兩人好整以暇,靜等程回給個解釋。

程回突然口乾舌燥。

一輩子冇這麼緊張過!

第一次遇到薑燕羽,她的槍管抵住他的頭,程迴心跳得極快,幾乎要從嗓子眼出來。

從這方麵講,程回對薑燕羽的一見鐘情,也是源於“吊橋效應”。

現在,程回再次緊張,生怕自己到手的幸福要飛了。

他決定禍水東引,把雲喬和薑燕瑾都拖下水。

“鈴鐺,我其實不是真的青幫打手,我是廣西程陌莊將軍的孫子。”程回說得極快,“席太太和哥哥都知道的,我以為你也知道。”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雲喬和薑燕瑾在心裡冷笑,默默給這臭小子記上一筆。

尤其是薑燕瑾:“你還冇有娶到我妹妹,就想給我潑臟水。年輕人,你不要得意忘形。”

雲喬:“就是,太狂妄了。成天給鈴鐺哭窮裝傻的人,又不是我們。難道是我們讓你裝小可憐的?”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她理了半天,理出了頭緒,對眾人說,“這個不怪程回,是我一直在誤會他。也是我冇問過他家世,不是他故意隱瞞我。”

程回聽了,頓時笑意溢滿了眼睛,喜得幾乎癲狂了。

雲喬:“你還冇嫁給他,就這麼護著他?他這麼好啊?”

你將來跟聞路瑤不相上下,是個寵夫狂魔。

你們這些女的,太死心塌地了。

男人有什麼好寵的?

薑燕瑾:“姑姑,你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。你最冇資格說阿羽了。”

你就冇反思過你自己把七爺寵得天怒人怨嗎?

七爺又嬌又作,還不都是你慣的?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都是些什麼小混蛋?姑姑會翻臉不要你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