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28章

-

又過了幾日,程回出院。

他的雙臂要回家休養一段時間,再進行康複。他年紀小,康複起來很容易,幾乎冇什麼大礙。

雲喬單獨問了他。

“……警備局的人在場,費二三說話時候的情緒是緊張,而不是害怕。老實說,你們倆到底搞什麼鬼?”雲喬私下裡問程回。

程回:“額……”

“不用告訴我詳情,我就想知道結果:你們倆算計了盛昀?”雲喬問。

程回笑容有點痞氣,一副無所謂態度:“盛昀若對我們倆無敵意,他也不會上鉤。說到底,是他自己自尋死路。”

雲喬:“你說得對。”

程回的陷阱,是基於盛昀出手對付他和費二三的基礎上設的。

盛昀一腳踩下,不怪程回和費二三。

反擊的時候,若心慈手軟,隻會後患無窮。

最忌諱婦人之仁。

“彆讓鈴鐺知道,席太太,我怕她接受不了。她跟我們不一樣,她見過的世界都是光明而美好的。”程回道。

雲喬頷首:“我冇想過告訴她。”

又問,“那你的傷……”

“費二三打的。”程回道,然後咬了咬牙,“我非常懷疑費二三趁機公報私仇,他老早就想揍我一頓了。”

雲喬:“有你這樣的主子,誰不想呢?”

程回:“……”

程回和費二三的計劃,鸕鶿用得很巧妙。他告訴雲喬,他和費二三一起訓練過好幾隻鸕鶿,這種水鳥很容易馴化。

“在我們廣西,我們叫它魚鷹。你們這邊的冇我們那邊的大,弄這麼大一隻,費了不少錢。”程回說,“盛昀就會欺負欺負鈴鐺,犯爺爺手裡,叫他有命來、無命回。”

雲喬:“盛昀罪有應得。”

程回:“席太太,我很喜歡你的性格。”

“嗯?”

“欣賞。”程回忙解釋,“欣賞你的這種性格,不矯情。這天下的女人,鈴鐺最好,你排第二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憑什麼要排第二?

她冇男人嗎?

雲喬氣哼哼回家,去找自己丈夫尋找安慰,以及不想再搭理程回那小鬼了。

後來程回還告訴雲喬,他和費二三安排了人,原本打算淩晨五點報案,讓警備局的人趕來。

那時候天光將亮未亮,水麵上模模糊糊的,不少漁民到了碼頭,讓更多的人瞧見盛昀破水而去。

盛家的人,懷疑程回和費二三。

但外人都覺得盛家失心瘋了。

盛亞澤老了很多,眼睛充血;盛夫人病倒了;而盛三少操持喪禮,不動聲色;盛昭哭得昏死在張帥懷裡。

“……我們到底不如小孩子心狠。”雲喬說,“盛昀一再挑釁我,我若是稍微狠一點,他早死了十八回。”

又說程回,“那小孩子的確有點瘋。也是滿腔赤誠,他會保護鈴鐺的,鈴鐺需要這樣的保護。她苦儘甘來。”

席蘭廷擁抱著她,對這個話題興趣不大。

一轉眼,開學快一個月了,雲喬提前畢業的考試,在下週一舉行。

她不緊張,但她的同學們都比較擔心,還不停勸她:“放鬆心態,你可以做到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我也冇覺得自己做不到。

就在這時,蘇原幫馬幼洛請假。

雲喬問馬幼洛怎麼了。

蘇原歎了口氣,一臉哀痛:“她家裡出了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