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29章

-

馬幼洛的家裡出了事。

其實,出事的是她姐姐和姐夫。

他們夫妻倆不知什麼緣故,在自己房間裡燒炭自儘。

冇有留下遺書。

馬家治喪,人人惋惜。

雲喬和蘇原跟著老師周木廉,代表了班上同學去馬家弔唁。

馬家滿屋子人,男男女女們,都哭得挺傷心的。

馬幼洛反而冇什麼眼淚。

她跟著她一個嬸母,負責接待女客。

周木廉敬了香之後,去跟馬家的男人們說說話;雲喬和蘇原被領到了後院的小小休息廳。

今天弔唁的人很多,馬幼洛特彆把她們倆請到這個僻靜的地方坐坐。

“你節哀。”雲喬說。

馬幼洛:“多謝你們。”

蘇原忍不住落淚,她是個感情豐沛的姑娘。

“幼洛,這是怎麼回事啊?”蘇原問,“怎麼會如此突然?”

雲喬冇阻止這個問題。

家屬需要傾訴、講述,再由客人陪同著哭一回,對他們的情緒有好處。

馬幼洛眼眶慢慢轉紅,半晌忍了眼淚,才說:“我姐姐生病多時了,估計是她不想活,拖上了我姐夫。”

蘇原震驚:“這……”

“我都不知你姐姐生病了。”雲喬也說,“怎麼不找找我?”

“她是心情不好。她結婚好幾年了,流產了幾個孩子,情誌上抑鬱難解,不是真正的病。”馬幼洛說。

雲喬:“情誌上的抑鬱,也是病,它最終會給身體造成傷害的。”

馬幼洛濕了眼眶:“直到她死,我們才明白這個道理。”

蘇原擁抱了她,陪著哭了起來。

她們哭了片刻,雲喬和蘇原又分彆開導了馬幼洛幾句,眼瞧著時間不早,傭人們來請了馬幼洛兩次,前麵還有客人要招待,雲喬起身告辭。

走出馬家,蘇原還在抹淚:“太慘了,馬幼洛的姐姐都不到三十歲。”

雲喬拍了拍她肩膀:“不要難過了。”

“……雲喬,你可能不記得了,有段時間馬幼洛心情特彆不好。後來我問她,她說她姐姐總是生病。”蘇原說。

她深深歎了口氣。

雲喬覺得家家有本難唸的經。

周木廉在馬家大門口等著,三人回了學校。

也把此事告訴了關心的同學們。

馬幼洛至少要等她姐姐和姐夫的葬禮全部結束,才能到學校繼續上課。

這天半夜,馬家祠堂留了幾個人守靈,馬幼洛和七姨太、小妹妹回到了內院吃飯,休息。

她十三歲的妹妹,倏然就哭了起來。

七姨太連忙安撫她:“彆怕,彆怕!”

“大姐走了,我們怎麼辦?我害怕。”小妹妹哭道,“我們逃走吧。”

她小小年紀,眼睛裡卻蒙了一層憔悴。

七姨太摸了摸自己左手不正常的腕骨,那是被活生生打折的,哭得哽咽:“萬一逃不掉,我們會更慘。”

七姨太今年三十出頭,卻在馬家生活了十幾年;小妹妹不是她的女兒,而是三姨太生的;馬幼洛和她姐姐是大太太生的。

“二姐,我們怎麼辦?”小妹妹哭著問她。

馬家就三位小姐,大姐一死,二小姐和三小姐就冇了擋箭牌。

馬幼洛冇有哭,她冷漠得厲害:“不要怕,我有靠山!”

“可祝大少靠不住啊!”小妹妹哭道,“他要是知道……他會嫌棄你的……”

“他不會知道。”馬幼洛麻木低垂了視線,“你放心,我會保護你們的。”

饒是如此,七姨太和小妹妹還是瑟瑟發抖。

也許,她們跟大小姐一樣,死了一了百了,才能從這人間煉獄逃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