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30章

-

雲喬從馬家回來,晚上做了個夢。

她夢到馬幼洛在哭。

那是個桃蕊凋謝、香韻流散的時節,花瓣飄落在馬幼洛身上。她一個人坐在樹下,頭埋在膝頭,哭得肩膀一抽一抽。

雲喬想要安慰她,卻在夢裡發不出半點聲音。

醒來後,雲喬好像被那悲傷情緒感染,心情有點低落。

週末她要複習。

席蘭廷在旁邊彈琴,給她枯燥的學習添一點趣味。

鋼琴曲都是他自己編的,隨意而優雅,帶著幾分早春的輕盈。

“蘭廷,等我通過了第一次的考試,我們倆去哪裡慶祝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:“你想去哪裡?”

“通宵打牌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太太哪怕想做個紈絝,都紈絝得冇什麼新意。

他起身摟了雲喬,“是不是嫁給我之後,你變得無聊了?”

“豈會?”雲喬道,“你這是在求表揚嗎?我背書腦子都抽了,實在想不到好詞來誇獎你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週末時間過得很快。

到了週一,雲喬要準備第一次的“提前考試”,引來全校關注。

兩天的考試時間,非常緊湊。

每次她考完,她所考的試卷題目,很快就會被貼在醫學係的公告欄上。

“七成的題目我冇見過,這考得啥?我們這個學期會學到嗎?”

“你冇溫習吧,就是這個學期的。不過感覺挺難的。期末要是照這個難度,我恐怕會不及格。”

醫學係同學心中惴惴。

其他係同學圍觀,回去之後添油加醋,說如何如何有難度。

雲喬已然是這學校的風雲人物了。

兩天考試結束之後,她繼續上課。

“你覺得能過嗎?”她同學們紛紛詢問她。

“應該可以吧。”雲喬保守預估,“我自己感覺還行。”

“週五纔出成績,實在太折磨人了。”有同學抱怨。

“這話應該雲喬講。你看個熱鬨,還抱怨慢?”

眾人鬨堂大笑。

雲喬的確是所有人裡最輕鬆的,她甚至還問了問馬幼洛。

教學秘書說馬幼洛請了這個星期的假,下週纔會複學。

“蘇原,你知道馬幼洛家裡出了什麼事嗎?”雲喬問。

蘇原:“她姐姐和姐夫自儘?”

“跟這個相關的。我記得她有段時間不住校了。”

蘇原:“對啊,她還問我害怕不害怕。其實她家不遠的,她為什麼一開始住校?她的確是從不住校之後,心情就不太好。我問了,她冇說過。”

這位同學天真嬌憨,果然是什麼都不知道。

轉眼時間到了週五。

成績貼出來、雲喬的試卷也貼出來,學校報社的同學,居然過來拍照。

雲喬仍是幾乎滿分的分數。

“她專業課加起來都隻扣了二十分。這題目到底難不難?”

“醫學係的同學說很難。對雲喬來說,大概是不難的。”

就這樣,雲喬的第一關順利通過。

接下來還有四關。

唸書對雲喬而言是得心應手的事,她不覺得難,其他人反而為她捏一把汗。

第一關的成績,不僅僅全校的人關注,社會的報紙也關注了,甚至好幾家報社報道了此事。

他們用“奇才”來描繪雲喬。

青幫背景的新娘子,理應是美貌、凶悍無腦,才符合想象;而雲喬唸書成績非常好,又有點顛覆性。

總之,這件事頗有點噱頭。

席家那邊也聽說了。

彆說老公館那些嘴碎的人,就連席督軍那邊也耳聞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