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35章

-

深夜打牌,其實也挺有意思。

這傢俱樂部有麵具,可以遮掩麵目和身份。

故而,雲喬夫妻倆的牌友,是他們臨時湊的一男一女。

牌技不錯。

有輸有贏,比跟俱樂部的交際花打牌有意思多了。

結束時候,淩晨三點多。

大家的輸贏都不大,但玩得很開心。故而那個帶著狐狸麵具的年輕女子,詢問雲喬等人:“一起摘了麵具,去吃點宵夜嗎?”

雲喬有些猶豫,回望席蘭廷。

席蘭廷帶著一隻黑色羽毛的麵具,有點滑稽,不過挺有趣的。

另一位湊數的男子,不等雲喬和席蘭廷拒絕,先開口了:“不了。”

雲喬覺得是認識他的。

可能,他也認出了雲喬和席蘭廷,所以纔會幫忙拒絕。

然而,女郎還是摘了麵具。

女郎二十出頭,清秀眉眼,妝容精緻得有點過度修飾了;眉眼略微熟悉,好像在哪裡見過,卻又不是很確定。

打牌的時候就看得出,這位女郎很好勝,然而心算能力不行。

雲喬對她的印象平平,覺得萍水相逢一起打牌尚可,估計不會願意深交。

“我叫周玉笙,與幾位相識,實在幸會。”女郎笑道。

她主動摘了麵具、自報家門,這個時候,實在不好再以假麵待她,除非是席蘭廷這種傲嬌小公主,否則都要迴應下。

果然,另一男子也摘下麵具。

“周小姐您好,我叫李璟。”男子說。

李璟是李市長家的公子,李斛珠的同胞兄長。

他比雲喬和席蘭廷先來,打牌的時候,也是雲喬他們湊他這桌的;後來同桌的一位先生離開了,周玉笙小姐纔過來搭夥。

雲喬和席蘭廷在坐下之後,打了幾張牌就認出了李璟。

雖然交往不多,倒也印象深刻。

而李璟,在打了兩把牌之後,大概是覺得他們的聲音越聽越耳熟,後來也猜到是雲喬夫妻倆了。

雲喬也摘了麵具。

李璟果然不驚訝。

雲喬:“李少。”

“七夫人。”

旁邊的女郎卻微微吃驚,詫異看向了雲喬。

雲喬還以為,她是見過自己的照片,不成想女郎卻道:“舅媽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摘下麵具時,女郎叫他:“七舅舅。”

雲喬這纔想起,為何見這女郎眼熟——席家有個姑奶奶,庶出的,嫁給了船舶周家。

逢年過節,姑奶奶全家都要到老公館去,雲喬是碰到過幾次;在幾年前,姑奶奶還邀請老公館眾人去新的郵輪上玩,姑奶奶帶著女兒作陪。

因周小姐長相實在不夠醒目——不是說她醜,而是說她有點大眾相,留給旁人的印象很淺淡。

除非特意,還不容易記住她。

反正雲喬是冇記住。

又因為見過的,所以雲喬覺得她略微眼熟。

而周玉笙,無疑對七舅舅和舅媽的美貌記憶深刻。

她不夠聰明,戴著麵具時候冇猜到雲喬夫妻倆身份。

“我還以為是陌生人,冇想到居然都是熟人。”雲喬說,“周小姐,你深夜在俱樂部玩,家裡人同意嗎?”

周玉笙頓時臉通紅。

她急忙解釋:“我不常來的……今晚是跟同學一起……”

她和幾名同學時常藉口一起過夜,然後夜裡溜出來玩。

也不敢去其他地方,獨獨這個俱樂部很熟悉,所以在這裡鬼混。

“我隨口一問,可不是擺長輩的譜。”雲喬笑道,“既然遇到了,又都是熟人,我請你們吃宵夜吧。七爺贏了你們不少錢,實在過意不去。”

今晚輸贏雖然不大,但席蘭廷的確是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