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36章

-

席蘭廷冇有反對去吃宵夜。

雲喬則是真餓了。

這個時間點,隻路邊的小餛飩好吃,比俱樂部裡那些精緻美食更有滋味。

四人便去了。

周玉笙似乎很吃驚;李璟也有點不適應,用巾帕把小桌子擦了兩遍。

不過,小餛飩的確好吃。餡兒口感新甜不膩,麪皮柔軟,湯汁濃鬱鮮美。

“……我還要一碗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可以,我也再要一碗。”

李璟和周玉笙在旁邊都微微吃驚。然而受了蠱惑似的,李璟也添了一碗。

隻周玉笙不要。

吃完了,雲喬又提議從這條街走到街尾,散步消食。

她說了些閒話。

最後,她直接說明瞭自己的意思,冇有拐彎抹角:“我和七爺是偶然一次出來玩,這件事咱們知道即可。周小姐,可彆傳回我們老公館。”

周玉笙臉微微發紅:“我不會亂說的,舅媽。”

她自己一個未婚女郎,雖然留洋過,時髦熱情,可深夜在俱樂部玩到底不夠光彩,她豈能亂說?

李璟也說不會。

他解釋:“我也很少流連俱樂部。”

隻最近在這裡醉生夢死。

他有點自暴自棄。

不過,遇到了雲喬和席蘭廷,讓他吃了一驚,從此大概是不會再來了。

時間不知不覺到了淩晨五點。

雲喬真疲乏得厲害,打著哈欠,要回家睡覺。

路上,她還跟席蘭廷說了說此事。

“不知為何,我既不喜歡李璟,也不喜歡周小姐。”她說。

她冇怎麼記住周玉笙名字。

“不喜歡就不來往。”席蘭廷語氣淡淡,依靠著車座打盹,“我自以為,我們在這凡世,除了彼此之外,對誰皆可隨心所欲。”

雲喬:“難道我冇有任你隨心所欲嗎?”

“卿卿,我好累,你不要挑刺了。”他低低說著,拉過她的手,放在唇邊落吻。

雲喬掌心與心頭一齊酥麻了。

她依靠著他肩膀。

半路上她便睡熟了,躺在席蘭廷懷裡。

周玉笙卻一直冇什麼睡意。

不為旁的,她和李璟交換了電話號碼,這讓她頗為激動。

她回想了自己今日言行舉止,隻感覺自己得體優雅,又有見識。

打牌的時候,她不知對麵麵具女郎是雲喬,在雲喬說起絲巾的時候,她還反駁了雲喬的話,覺得她冇出國不懂。

而李璟也有國外留學經曆。

後來摘了麵具,彼此表明瞭身份,雖然雲喬不認識她,也不能改變她乃席氏姻親的尊貴。

“……我既漂亮,又有學問和見識,還是席氏的外甥女,配得上燕城所有的年輕兒郎。市長家的大少,跟我門當戶對。”

她想著,便麵頰滾燙。

她冇睡,早上八點,她母親起床吃早飯,她便梳洗了一番,用脂粉遮住眼下的黑,去了父母那邊。

“我要跟馮南溥退親。”她對父母說。

她父母紛紛看向了她。

尤其是父親,麵帶不悅:“胡鬨什麼?婚姻乃大事,豈能容得你兒戲?”

“你們定的婚姻,又不是我自己要定的。”周玉笙嘟囔。

周父:“子女婚姻,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這纔是正經門第該有的。誰家好男兒、女兒私定終身的?”

我們做主的又能如何?

“我不管,我要退親,否則我便要鬨騰了。”周玉笙道。

一旁沉默的周太太,也是被嚇一跳,不過她很快恢複了冷靜,心平氣和問女兒:“為何要退親?馮南溥對你不好?”

“我……”周玉笙臉色微微發紅,“李市長家的大少李璟,他跟我……”

她言語曖昧,給了她父母誤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