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38章

-

李斛珠忙了半日,中午吃了飯匆匆回到小樓休息。

後花園修建的圖紙,已經給父親過目了,不過細節處還要再修一修,比如說第二洋樓與網球場中間,有一塊地怎麼用?

是修一條迴廊,還是種樹?

她坐在小客廳,手邊的圖紙改了又改;而下午還有一筆工程款的賬目,要跟管事的對一對。

李斛珠喊了女傭:“幫我煮一杯咖啡。”

女傭道是。

咖啡端上來,她喝完了仍感覺到了一絲絲難掩的疲倦,揉了揉眉心。

女傭勸她:“小姐,你睡一會兒吧,這麼拚命會累出肺癆的。”

肺癆是此前最嚴重的病,致死率很高,而且容易患上。

勸人保養,都用此事說話。

李斛珠笑笑:“我懶得去睡了,就在這裡眯一會兒。”

女傭從旁邊櫃子最底層拿出了毛毯,給李斛珠蓋著。

她果然依靠著沙發打盹。

二月初的下午,陽光從視窗照射進來,滿室溫暖,薄毯足以抵禦室內的涼意。

她片刻後睡著了。

一杯咖啡,根本不足以抵擋她的瞌睡,她真累了。

這段日子忙前忙後的,都冇怎麼睡好,疲倦與困頓一起襲向了她。

李璟早上一覺睡到了下午,起床後下樓,問女傭:“小姐去了哪兒?”

女傭告訴他:“還在樓上小客廳。她說睡一會兒,已經睡了一個鐘了。”

李璟快步折返上樓。

女傭後來又進來了一趟,替李斛珠拉上了窗簾,又給她身上加了一條厚毛毯。

李斛珠躺在沙發裡,睡得很香甜。

紅唇微張,呼吸輕勻,她睡得無知無覺。

李璟的目光,卻似著了火般,在她臉上流連。

她細長的眉、緊闔的眼,飽滿的唇。毛毯蓋在胸口,她的雪頸、她的曲線,蘊藏著令人沉醉的魅惑。

他眸色漸深,漆黑瞳仁中壓抑著炙熱,雙手莫名發顫。

身不由己在她身邊的沙發前蹲下,他的手指,輕輕摩挲著她頭髮。

而後是她的額頭、往下,她的鼻梁、她的唇……

李璟俯身,一個吻落在了她的眉心,虔誠而真摯;待要起身,又被什麼拉住似的,吻落在了她麵頰。

她似有所感,微微動了下,呼吸便在李璟臉側。

李璟眼眸中有一層縹緲的霧氣,將所有的理智都遮掩,他湊近她的唇。

與此同時,身後一聲脆響。

他猛然回頭。

李夫人立在門口,神色驚愕,睜大了雙目去看李璟。

他心中一跳,卻又有種破罐子破摔的痛快。

在瘋子眼裡,秘密才令他痛苦,他不怕任何指責。

李夫人:“……阿璟,原來是你!我還以為遭賊了!”

她驚魂未定。

李璟:“……”

原來是冇看清楚他。

他莫名覺得失望。

李夫人打開了電燈,又喊女傭過來打掃碎瓷。

李斛珠睡得很舒服,先是被摔碗的聲音吵了下,而後驟然亮起了燈,她醒了過來。

揉揉惺忪睡眼,她有點茫然看著屋子裡的人:“出了什麼事?”

哥哥和媽怎麼都在?

李夫人笑道:“我那邊做了燕窩,聽說你這幾日特彆辛苦,你爸爸也誇你做事勤快,我就想給你送點補補。”

這個時間點,正好吃下午茶。

“可惜都砸了。”李斛珠失笑。

李夫人:“我那裡還有,要不我再去端一些……算了,你洗洗臉,去我那裡吃吧。阿璟,你呢?”

“我等會兒出去一趟。”李璟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