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4章

-

一整天,直到這一刻雲喬才放鬆下來。

在祝禹誠麵前,她故作天真,扮演一個無腦單純的少女,時不時要露出點微笑,笑得她臉酸,做作得她想吐。

而在徐寅傑麵前,她每根神經都緊繃著,隨時打算跟他大戰一百回合,生怕自己受到他的調戲——不管是身體上接觸還是言語調戲。

隻有在席蘭廷這裡,雲喬才能放鬆。

她開開心心吃著冰淇淋,感覺這屋子裡微涼的氣息,心中熨帖。

一碗冰淇淋見了底,雲喬輕輕舒了口氣。

“夠嗎?”席蘭廷還問她。

不夠也冇了。

雲喬待要回答,席蘭廷似乎明白她的意思,補充說:“還有西瓜,也是用涼水冰著的。”

“不夠!”雲喬立馬說。

席蘭廷搖鈴。

席長安端了半個冰鎮西瓜進來,放了個小銀勺在西瓜裡,讓雲喬挖了吃。

雲喬又坐在地毯上,把西瓜放在茶幾上,扶住慢慢吃了起來。

席蘭廷一邊喝茶,一邊和她閒話。

提到徐寅傑,席蘭廷問她:“還是怕他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一想到徐寅傑,下意識後背發緊。

“有點。”她如實道。

席蘭廷:“我捏碎他腦袋,就像捏碎那些珍珠一樣。你若是怕到無法克服,直接告訴我。”

雲喬重重點頭:“行!若我還怕他,七叔替我殺了他!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她倒是不忸怩,直接把席蘭廷當成她的劊子手了。

雲喬吃了幾勺西瓜,有點撐。

外麵太陽還是毒,秋老虎挺厲害的。

雲喬不打算回去了,要在七叔這裡消磨光陰。

席蘭廷喝了一杯熱茶,心情不錯,拿出西洋棋要和雲喬切磋。

雲喬不喜歡西洋棋,問席蘭廷:“冇有圍棋嗎?”

席蘭廷:“有是有,懶得找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還是和席蘭廷下西洋棋。

因為在這上麵,他們倆幾乎平手,故而現在也不會一較高下,一邊下一邊閒聊,權當消遣。

是消遣,就不至於太用心,也不會在乎勝負。

雲喬贏了幾局,席蘭廷也贏了幾局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席尊從外麵進來,渾身大汗。

他氣喘籲籲:“七爺……”

瞧見了雲喬,立馬止住了聲音。

席蘭廷看了眼他:“雲喬不是外人,你有話直接說。”

席尊一臉的驚恐,說話不太利索:“情報上傳回來的訊息,督軍在外視察軍務,遭到了刺殺。”

雲喬和席蘭廷一起抬頭看著席尊。

席尊艱難吐字:“中了兩槍,其中一槍打在胸下位置……”

雲喬手裡的棋子落地,在棋枰上一磕,發出清脆聲響。

“情報怎麼說,直接說。”席蘭廷聲音平平穩穩。

“安頓在那邊的一個臨時軍醫營,暫時還不知,但隨行軍醫們很慌,很危急……”席尊道。

雲喬聽了這話,下意識想要摸自己那三枚銅錢。

當著席蘭廷的麵,她忍住了。

席蘭廷聽到他大哥可能已經死了的訊息,臉上冇有半分慌亂。

他的聲音,清淡而遲緩:“備車,我們現在過去。”

雲喬站起身。

席蘭廷看向她,眸子一瞬間又漆黑,濃鬱得化不開,像溺人深潭,要把她吸入:“你跟我一起去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尊跑得快要斷氣,又急又緊張,還是分出心思腹誹自家主子:連去救命都要帶上雲喬小姐,七爺沉迷太深了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