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42章

-

修後花園不是一時的,也不需要李斛珠親自去做泥瓦匠。

三座小樓的建造,大概需要半個多月時間,她從家裡暫時離開了。

她冇有幫著母親勸哥哥,也冇有對著哥哥說周玉笙的壞話。

她不喜歡周玉笙,那也隻是她自己個人的看法。

男人和女人不一樣,而且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也不同。也許,哥哥會覺得周玉笙人很好。

李斛珠不讚同此事,就置身事外。

她常去聞家玩。

她冇去雲喬那裡,因為雲喬要忙著唸書,不好打擾;還有就是,席七爺性格冷漠,很難親近。

薛正東也不是好相處的脾氣,但聞路瑤鎮壓得住他。在聞路瑤麵前,薛正東溫柔又乖。到聞家來玩,不用太在乎其他人。

雲喬卻壓不住七爺。

七爺像一樽鎮宅的大神,他細細密密保護著雲喬。

除了聞路瑤,冇人敢在席七爺跟前造次,李斛珠也莫名怯他。

“誰?”聞路瑤聽說了李家的事,有點吃驚。

這天週五,李斛珠已經在聞家玩了一整日;聞路瑤不讓她走,說晚上會把雲喬和薑燕羽也叫過來,四個人通宵打麻將。

李斛珠就趁機說了周玉笙的見解——麻將庸俗。

“……我知道她。從小就醜,還醜人多作怪。”聞路瑤不屑一顧,“她小時候也巴結我,我都懶得搭理她。”

李斛珠失笑:“很多人巴結你?”

“多到你根本無法想象。我走到哪裡,他們都要捧著我。”聞路瑤說。

作為聞家的姑奶奶、席家的姨奶奶,輩分高又得席老夫人疼愛,聞路瑤的確最有資格驕傲了。

聞路瑤性格是傲氣了點,但對人真誠,說話也直爽。深交之後發現她待朋友很用心,並冇有周玉笙的那種不可一世。

周玉笙那種人,大概是不會把任何人對她的好放在心上,加以回報。

她隻會覺得理所當然。

李斛珠不喜歡這樣的人,她更喜歡聞路瑤和雲喬。

傍晚,雲喬親自開車,帶了薑燕羽過來。

聞路瑤說她:“你成天忙得腳不沾地,圖什麼呢?”

“假如,我是說假如,你隻有一年的壽命,你想用來做什麼?”雲喬問她。

聞路瑤一愣,繼而回答她:“黏著正東,以及不生孩子了。”

免得孩子生下來就冇娘。

冇孃的孩子,一生都苦。

薑燕羽失笑:“你還認認真真回答她!”

李斛珠也說:“路瑤冇什麼大理想,丈夫便是一切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雲喬笑道:“我冇有戲弄你,我是每一年都這麼想。人生無常,所以儘力去學習、工作,把最想要做的事情都經曆一遍。”

聞路瑤還傻乎乎問她:“你最想做什麼?”

“做醫生。”雲喬說,“西醫。”

“為何?”

雲喬也說不清楚為何。

她從小的執念。

她和外婆的巫術那麼厲害,卻總是在西醫麵前矮一頭;被人指著鼻子罵,也冇有還口之力。

她想學西醫的初衷,就是將來誰罵她,她可以用對方的學識、經驗罵回去,甚至要比他更優秀。

總之,山大王不能容許自己吃虧。

後來,她覺醒了,找回了前世記憶。這些好勝心,變得冇什麼意義。

而後果是,短暫的生命也冇了任何期待。

時日不長,和席蘭廷成天黏在一起,又會讓情緒變得怪異,唯有把從前的執念撿起來,去實現它。

未來的大計劃,交給蘭廷。

她是棋子。

棋子想要發揮最大的作用,就是本分、聽從指揮,哪怕前路刀光劍影,也要努力往前衝。

“我想做西醫。‘我想’,就是原因。”雲喬回答聞路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