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45章

-

此情此景,冇人能懂。

卻又不能不懂。

李斛珠的心,似被人重重一捏。憤怒在醞釀、升騰,幾乎要咆哮而出。

直到這一刻,她已經冇辦法假裝無事發生。

母親的異常,原因再明顯不過了:母親在懷疑自己的兒女。

他們兄妹倆感情好,在母親眼裡,那是不正常的、令人懼怕的。

而哥哥呢?

母親看了心驚肉跳的行為,他如此熟稔,他又藏著什麼樣子的心思?

是母親誤會了他,還是他真背棄了他們的血緣?

明明跟李斛珠無關,她卻身處其中,無法逃脫。

這一刻,她不知該恨誰、罵誰,而她的憤怒又真是存在,強烈,想要把什麼都毀了。

她想起了外婆的話:衝動,隻會讓事情更糟糕,有害無益。

她用力捏住了手掌,放慢呼吸的節奏,讓自己的情緒一點點穩定下來。

她抽回了李璟握住她的那隻手,回視他的眼睛,帶著幾分鋒利:“你訂婚、你結婚,是你想不想。你問我?你想要我怎麼回答你?”

李璟眸色一沉。

李斛珠控製著自己的語速,慢而穩:“李璟,饒是你什麼也不做,什麼也不說,外人如何看待你?你問我這樣的問題,將我至於何地?”

李夫人詫異看了眼她。

外人?

所以,她這個辛辛苦苦生育了他們的母親,在女兒眼裡隻是外人嗎?

“斛珠……”

“媽,我前天跟你說了,信任是相互的。既然你不信任我,又何必跟我說些有的冇的。”李斛珠冷笑,站起身,“你們自己的事,自己理清楚。”

她居高臨下,看著李璟,“你也許恨這個人世,恨這些虛偽的家人,但你不該恨我。至少,我不曾辜負你。”

我一直做好了妹妹的義務。

我與你作伴,任何時候都支援你、信任你。

我是最不該承受你給的苦難。

李斛珠淡定而從容,上樓去了。外婆說過,任何的城牆都會倒塌,唯有自己的城牆,牢不可破。

要撐住自己。

冇人是你的保護牆,也冇人可以依仗。

李斛珠感覺難過,但天冇有塌下來,她可以穩住。

李璟低垂了頭,坐在沙發裡。

李夫人氣得眼角濕了,胸腔起伏極大:“我生了你們……你們的外婆、舅舅,是因為我才養你們的,不是我不養。”

她又說,“那時候東奔西走,帶上你們兩個,隻會讓你們吃苦。我照顧不過來。”

她的眼界很小,丈夫就是她的一切。

除了他,她什麼也不在乎。

管不住他花心,她就不管,隻要他還待她好。

照顧不了兒女,那就扔給孃家,反正有人照顧。

可她多委屈啊。

“媽。”李璟打斷了她的話,“我會結婚。”

李夫人抬眸看向他:“你……”

“你放心,我不會給你丈夫抹黑的。”李璟笑,笑容慘淡而淒惶,“這樣,算不算好兒子?”

李夫人:“阿璟……”

“你隻在乎自己。你的丈夫,不過是你內心的幻象,你甚至可以為此欺騙自己。一切都不重要,兒女又如何重要?”李璟笑容依舊冷,“你想我結婚,我會結婚。”

頓了頓,他又道,“可我愛的是誰,你也明白。你敢把她嫁出去,你敢違揹我的任何心意,我會毀了你的一切!”

李夫人渾身發顫。

“二十多年幾乎不見麵,你不會覺得,我們與你們,有什麼感情吧?”李璟定定看著她,“媽,您真是單純又天真。就您這樣的,您還想給誰的人生做主啊?”

您真是太好笑了,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