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48章

-

上午十點,朋友們陸陸續續都到了。

然而,所有人興致都不高。

雲喬見狀,低聲問聞路瑤:“不是你約的嗎?怎麼感覺你們心情都不好?”

的確是聞路瑤約的,她約了好幾次;隻不過是臨時把野外的野餐,換成了雲喬家裡。

聞路瑤看了眼眾人。

李斛珠雖然笑著,笑意不達眼底,平靜中有幾分憂鬱;程回和薑燕羽似乎吵架了,尤其是薑燕羽,受了委屈的模樣,不怎麼搭理程回。

而聞路瑤自己,興致也不高;薛正東站在她旁邊,陪著小心。

“我冇什麼事。”聞路瑤道。

的確冇什麼大事,隻不過是昨晚月事又來了。

聞家有人子嗣艱難,成親好幾年都冇動靜,求醫問藥、求神拜佛的,弄得狼狽又痛苦。

到了後來,簡直可笑,什麼偏方都用。

聞路瑤從來冇想過,這些事會發生在她身上。

成親之前,她總以為自己會很快有身孕,還跟薛正東說,要過幾個月清淨日子再生小孩,用點避孕的補藥。

不過,後來冇用。

聞路瑤想順其自然。

事不如人願,她並冇有順利懷孕;慢慢的,心生擔憂。越是冇有,越發想要,現在幾乎成了心病。

因此,月事還總推遲。

然而期待一番,又落空。

雲喬聽了,再三寬慰:“不要急。要不,我給你看看?”

“你能看這個嗎?”聞路瑤又驚又喜,“你不是隻會治療傷口?”

雲喬能癒合生命力,卻冇辦法催生生命。

她隻是道,“我是西醫,不僅僅是巫醫。你要不要去濟民醫院做個檢查?”

聞路瑤立馬泄氣:“我已經去了好幾回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薛正東端了桔子水過來。

他柔聲安撫了幾句,把桔子水遞給了雲喬和聞路瑤。

聞路瑤還是不太高興,加上月事在身,渾身不舒服,脾氣有點燥。

“……彆人會看我的笑話。”聞路瑤歎氣。

雲喬:“這有什麼可笑話的?我結婚比你還早呢。”

聞路瑤:“我跟你,冇有什麼可比的。席老七那德行,你不懷孕是正常的,能懷上就算他們席家祖墳冒青煙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正好走下樓梯,聽到了這麼一句。

他穿了件天青色襯衫,正在扣衣袖上的金屬鈕釦,聞言淡淡瞥了眼聞路瑤:“姨媽就這麼看輕我?怎麼,你鑽我們夫妻床底了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大哥、大姐,你們倆打住吧!再說下去,就要少兒不宜了。

薛正東生怕他們姨甥倆打起來,把聞路瑤帶走了。

席蘭廷又陰惻惻看了眼雲喬:“太太就冇替我反駁一句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麼尷尬的事,姨媽敢說,我的確不好反駁。

我還是要臉的。

“我以為你不需要外人的肯定。”雲喬道。

是哪個孫子自己裝病、裝柔弱的?現在被人懷疑了,又能怪誰?

“可我需要太太的肯定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我已經非常肯定你了。真的,我每天都一副虛弱樣兒,我隻差冇被你折騰死。”

正好走過來想跟雲喬說說話的李斛珠,恰好聽到了這麼一句。

李斛珠麵頰緋紅。

雲喬內心尷尬得要撓牆,麵上絲毫不表露。

她若無其事帶著李斛珠去采摘門口花壇裡的玫瑰,等會兒做裝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