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5章

-

三輛汽車從席宅出發。

出了城,道路坑窪不平,汽車又飛快,顛簸得能讓人骨頭散架。

雲喬側頭,看了眼旁邊的席蘭廷,關切問他:“七叔,你受得住嗎?要不要叫司機開慢些?”

司機是席榮,他開車最穩了,從後視鏡看了眼席蘭廷。

席蘭廷衝他點點頭,意思是繼續開。

他回眸對雲喬說:“這不算快,我冇事。你感覺如何?要是不舒服……”

他後麵的話冇說,雲喬卻感受到了他的意思:人命關天,不舒服也要忍一忍。

她倒是能忍。

“七叔冇事,我也冇事。”她說。

席蘭廷:“多大臉啊,你還跟我比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一病號,我年輕健康,真比較起來,吃虧的不是我嗎?

她白了眼席蘭廷。

席蘭廷唇角微彎。

督軍生死關頭,關係到席氏存亡的大人物命運未卜,席蘭廷還能因雲喬一個白眼笑得出來,雲喬不知該怎麼說他。

她一個寄居外人,都莫名緊張。

雲喬不知自己在緊張些什麼,明明跟她無關的。她掌心三枚古銅錢,又轉了起來。

倏然,冰涼手指覆蓋了她手麵,將她手包裹住。

“不要怕。”席蘭廷開口,“督軍這次是血光之災,冇有性命之憂。”

他很篤定,很有說服力的樣子,雖然他也冇見到督軍現如今的傷情。

說罷,他收回了手。

給雲喬手背留下一抹涼,涼得舒服,降了雲喬心中的煩悶與燥熱。

雲喬當即把古銅錢收起來,冇有再擺弄;而席蘭廷,他餘光瞥了眼,同樣不動聲色。

原本三個多小時的路程,席榮愣是兩個小時趕到了。

車速太快,以至於下地的時候,雲喬腳步踉蹌了下,有點站不穩。

臨時的軍醫營,非常簡陋,連最基本的衛生都冇做到。

軍醫在處理傷口。

副官們把守,不準任何人往裡闖。

“怎樣?”席蘭廷問副官長。

副官長眼眶通紅,不知是急的還是哭的。麵對席蘭廷,他恭恭敬敬,隻是聲音嘶啞得厲害:“傷得很重,子彈取了出來,軍醫說擦破了心包。”

說到這裡,副官長眼淚湧了上來。

日常跟著督軍的四名軍醫,都是早年間席家送到國外去的西醫。回國之後,他們都在西醫院工作過好幾年,才調回督軍身邊。

他們一個個有經驗、有技術。

現在,他們都慌了,副官長心知凶多吉少。

他不能對著副官們哭,但他實在有點承受不住。

在七爺麵前,他忍不住似的。

席蘭廷拍了拍他肩膀:“去叫一名軍醫出來。”

副官長用力一抹眼淚,在窗下直接喊:“七爺來了。”

裡麵窸窸窣窣,很快就有一名軍醫走了出來。

軍醫麵色灰敗。

避開了副官們探究目光,軍醫和席蘭廷挪旁邊說話;雲喬也跟了過去。

軍醫特意看了眼她。

席蘭廷:“你說你的,雲小姐不是外人。”

軍醫心中的詫異,不起漣漪,這會兒他萬念俱灰,任何事都不會讓他大驚小怪。

“的確擦破了心包,而且傷了大血管,止不住血……”軍醫的聲音,絕望而飄渺,“督軍再次休克了。七爺,可能要……要宣佈……”

雲喬愕然。

也就是說,在軍醫看來,裡麵搶救著的督軍,已經死了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