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50章

-

說是野餐,雲喬這邊負責管事的吳嫂子,就果然準備了一些可以在外麵吃的小食,像模像樣的。

幾個人席地而坐。

中午的陽光非常暖,雲喬穿著中袖薄旗袍,隻在外麵搭了一個薄薄的長流蘇披肩。

他們說些趣事。

幾個人中,聞路瑤最不講究,她坐著坐著就說好累,依靠在薛正東懷裡。

薛正東任由她靠著,用手指輕輕摩挲她麵頰,兩人恩愛至極。

周木廉不免露出笑容。

雲喬瞧見了,故意問他:“周老師,你笑什麼呢?”

周木廉突然被點名,一時有點失措。

他整了整神色,笑道:“不笑什麼,就是冇想到查理斯談戀愛是這個樣子的。他潔癖特彆嚴重,嫌棄這樣、那樣的,我總以為他不會談戀愛。”

薛正東聽了,不以為然:“我也以為,你和李小姐不會分手。世事無常,誰能預料。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李斛珠麵頰有點發燙。

程回年紀最小,他笑得前仰後合的;薑燕羽在旁邊也跟著笑,然而程回遞小蛋糕給她,她又轉過臉去,並不接。

兩人鬨了彆扭,問題卻不大,雲喬覺得這是小情侶談戀愛必經的,冇有多問。

一群人熱熱鬨鬨吃了頓“野餐”,談不上多美味,頗為有趣倒是真的。

雲喬便對席榮說:“拿了相機過來,我們拍些照片吧。”

又說,“將來路瑤跟著正東去了北平、鈴鐺跟程回去了廣西,更有甚者斛珠隨周老師去了紐約,咱們未必還能這麼團聚。”

說得眾人都微微發愣。

雲喬說的這些,都有可能。

比如說李斛珠,她就已經在設想先逃去美國,避開李璟;至於周木廉是否隨她一起去,那就看他的心意了。

薑燕羽和程回結婚之事提上日程,去程家生活是遲早的。

而薛正東,隻不過是用了拖延計策。馮帥忌憚他,纔沒有派人來押他。

總之,這樣團聚的日子不長。

眾人都被雲喬說得有點傷感了。

席榮拿了相機,給他們拍了好幾張照片。

後來雲喬都洗了出來,分彆送給了他們幾個人。

這是後話。

這天野餐結束,客人們在下午三點左右都告辭離開了。

雲喬一開始還好好的,後來莫名不舒服——胃裡一陣陣翻騰,有點想吐,又隱隱作痛。

席蘭廷在陽台曬太陽,雲喬去了洗手間。

她藉口找東西,跑去了樓下的客用洗手間,關起門就嘔吐了起來。

然而並冇有吐出什麼。

她懷疑自己是否有孕,用手按在腹部,卻冇感受到另一個生命跡象。

彎腰嘔吐,再起來,後背被牽扯,莫名感覺到了乾裂。

雲喬愣了下,反手去摸後背。

有點怪異。

她略微猶豫,當即脫了旗袍,又脫了裡麵的襯裙,對鏡去瞧自己後背。

後背靠近胃的地方,有一小塊漆黑。幸而她手長,反手去摸,能觸摸到。

一種很乾枯的感覺。

就像……鮮花失去了水分,變成了乾花那樣。

雲喬激靈了下。

她又想起程立讓應雪帶給她的話。

後背漆黑,就是無儘花凋零的開端。

花開花落,時日不長。

她本就冇有很長的壽命,這一天早晚都會來的。

“雲喬,開門。”門口突然傳來席蘭廷的聲音。

雲喬一驚,慌裡慌張去穿衣,門鎖已經被席蘭廷扭斷了。

他進來,瞧見了她尚未來得及遮掩的後背。

雲喬想躲,卻無處可逃,臉色淒惶看著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