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62章

-

小麪館在護城河邊上。

吃了飯,他們倆挽著手,沿著河堤散散步。

三月了,桃蕊盛綻,楊柳低垂,拂麵的風濕潤溫暖。街道不少小販,挑著攤子賣吃的,行人如織,滿滿都是人間煙火。

祝禹誠很喜歡這樣。

浪漫的午後,纏綿一場,出來隨便吃點美味的小食,而不是去吃一肚子半生不熟的西餐,他就感覺輕鬆愜意。

吃完了隨意逛逛,看著夜幕遞嬗而入,籠罩了街道。

遠處,有人跟蹤他。

祝禹誠反應機敏,從麪館出來就察覺到了,隻是不動聲色。

他們從河堤穿過去,走進了一條小衖堂。跟著的人不敢進,就在門口盤桓了片刻。

“還進去嗎?”一個問自己同伴。

“衖堂裡不好跟,還是走另一頭,去堵他。”

“萬一他察覺了,故意引我們去那頭,他又從這邊出來怎麼辦?”

兩人商量著,倏然有人拍了拍他們肩膀。

一回頭,三名壯漢站在他們跟前,冷淡看著他們。

兩人:“……”

祝禹誠帶著馬幼洛,很快從衖堂裡脫身,從另一頭出來了;而他的司機,在門口等候著。

馬幼洛知道出事了,隻是問:“我們安全了嗎?”

“在燕城,冇有我不安全的時候。”祝禹誠笑了笑,“我先送你回家。你今晚回去住,還是住我那裡?”

“回去。”

祝禹誠送完了她,趕回了自己那邊。

青幫的一處小小囚室裡,關了兩個年輕男人。

他們冇捱打,因為他們什麼都招了。

“……我們是軍政府的,是我們家十小姐讓我們跟著大公子,冇有惡意。十小姐隻是想知道大公子跟誰約會。”

他們抬出了督軍府。

祝禹誠的人冇下狠手,隻是將他們關了起來。

見到了祝禹誠,這兩人也如此說。

“既然是誤會,我送去督軍府吧。”祝禹誠道,“總要解釋一下。”

席督軍親自見了他。

聽了前因後果,席督軍也甚是惱火,讓人去請席文潔過來。

席文潔臉色發白,不知是難堪,還是羞澀。

“爸爸,我……”她低垂了頭,“我錯了,我隻是不甘心錯過大公子。”

她這話說得直白,幾乎是在剖白心跡了。

席督軍蹙眉。

他是不太滿意祝禹誠,他想替席文潔招個女婿在家裡。

一方麵,牽製過繼的孩子席文洛;另一方麵,也是保障自己女兒的幸福。

“文潔小姐,我在兩年前就拒絕過你,前不久又拒絕了一次,我以為你明白。”祝禹誠推了推眼鏡,“一個人執迷不悟,可不是什麼深情,隻不過是死纏爛打惹人煩。”

他這番話,說得非常不客氣。

席督軍臉色頓時不太好看。

席文潔也氣結,怒道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我說的不夠清楚嗎?”祝禹誠冷冷問,“派人跟蹤我,文潔小姐,你在威脅我!”

“我……”席文潔一驚。

席督軍臉色稍微鬆緩幾分。

的確,席文潔派人跟蹤青幫大公子,令他驚恐了。稍有不慎,他可能會丟命,所以他很恐懼跟蹤。

文潔犯了人家的忌諱,祝禹誠說話才這麼難聽。

“督軍,我便先說一句得罪了。文潔小姐高貴美麗,我實在高攀不起。今後若再有此等事,可彆怪我手下無情。”祝禹誠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