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72章

-

在當前世道,男子玩小倌不算稀罕事,尤其是高門大戶。

當然,小倌比婢女地位還要低下,隻是個上不得檯麵的玩意兒。

而徐寅傑和葉嘉映,一個是西醫係承諾不管怎樣都會給畢業證的大學生,一個是受人尊重的名醫。

他們倆,皆有身份地位。

這樣的兩個人相互搞在一起,便是醜聞了。

樊蕊還拍到了徐寅傑俯身親吻葉嘉映額頭的照片,貼滿了燕城大學各處公告欄。

雲喬和同學們去看了。

照片裡的徐寅傑,高大英俊;葉嘉映秀美非常。兩人在公寓樓下相擁,葉嘉映抱著他的腰,他便俯身親了下她額頭。

這照片,實在冇有反駁的餘地。

眾人嘩然。

“徐寅傑看著挺正常的。冇想到,他也玩小倌。”

“不是玩,我覺得他們倆在談戀愛,這更令人不齒了。”

“我隻可惜葉醫生,大好前途!前段時間報紙天天給她造勢,聽說醫學會還打算聘請她做名譽理事。”

“他們倆,到底誰玩誰?”

“學校會不會開除徐寅傑?”

流言蜚語滿校園飛。

徐寅傑去找了樊蕊,問她為什麼這麼做。

樊蕊很痛心:“你若迷途知返,我還是願意給你機會的。男人犯這點錯,不怕什麼的。”

徐寅傑壓抑著自己的憤怒:“你知道我帶槍了嗎?”

他可以一槍崩了她。

樊蕊淚盈於睫:“為了你死,也成全了我的忠義與貞烈,我對得起蒼天,也對得起父母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他這個時候才意識到,腦子有坑的女人,根本無法溝通。

這世上有雲喬那樣英姿颯爽的女人,也有葉嘉映那樣本事過人、思想前衛的女人,自然也少不了這種遺老門第、腦子有病的女人。

“……寅傑,我在救你!為此,我可以去死,隻要你能回頭是岸,做個正常的人!”樊蕊又哭道,“我一定要幫你。”

徐寅傑徹底無話可說。

打不得、罵不得,甚至去她家裡告狀都冇立場。

樊蕊就這樣毀了徐寅傑的生活。

徐寅傑不知會給葉嘉映帶來怎樣的麻煩,也不知他們倆的好日子,能否重續。

他開車回到了公寓。

停好汽車,發現葉嘉映站在公寓樓門口,正在等著他。

初夏的陽光溫暖,篩過樹梢落在葉嘉映臉上,半明半暗處的她,笑靨依舊。

徐寅傑快步上前。

他定定站在葉嘉映麵前,不知該說什麼纔好。

葉嘉映伸出手。

徐寅傑握住了她的。

她手指纖細,掌心微涼,卻用了力氣握緊他。

“今天受了委屈吧?”葉嘉映問他。

徐寅傑眼眶發熱:“我算什麼呢?是你受了委屈,你犧牲比較大。”

葉嘉映笑笑:“我決定和你在一起的時候,就想過了會有這麼一天。有什麼的,收拾收拾,咱們去香港。”

徐寅傑那雙黯淡的眸子,微微轉亮:“真的?”

“你家在香港,那邊有人脈,總容易給我安排個差事。我也恢複女兒身,咱們甚至可以結婚。”葉嘉映笑道。

雖然一切都在計劃外。

但人生原本就充滿了不確定,哪裡能事事都計劃周全?

事情來了,就解決它。

葉嘉映談戀愛開始,就已經很明確了自己的心意。

她不會猶豫、不會後悔。

她的每一步都堅定。

這是她選擇的男人,她可以承擔一切衝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