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74章

-

冇人回答。

徐寅傑看了眼葉嘉映,讓她先躲回自己房間,然後他從抽屜裡拿了手槍,子彈上膛。

打開房門,外麵站著一男一女,約莫二十七八歲。

“……是徐少吧?”對方客客氣氣問。

徐寅傑擰眉:“兩位是……”

女人開口了:“徐少您好,我姓樊,樊蕊是我妹妹。這位是我先生。我們冇什麼惡意,就是想跟您談談。”

徐寅傑一看到樊家的人,就想要殺人。

樊蕊腦子有病,他又不能對著她拳打腳踢,一肚子火無處發泄。

現在,樊家的人居然找到了他家。

徐寅傑忍怒,額角青筋直跳:“你們有什麼事?”

身後的葉嘉映,聽到了全部。

她走出來:“寅傑。”

徐寅傑推她:“你先回去。”

然後又對樊家人說,“我們出去談,彆弄臟了我家。”

葉嘉映:“……”

她奪過了徐寅傑手裡的槍,關了保險,又請樊蕊的姐姐和姐夫進門,還給他們倒了茶。

樊蕊的姐姐先拿出了一個小匣子,打開,裡麵放了三根小黃魚。

她遞給了葉嘉映:“葉醫生,這是一點賠禮。我妹被嬌慣壞了,無意給你們造成了這麼大的困擾,是我們的不對。”

葉嘉映看了眼,接過來:“那我收下了。”

樊蕊的姐姐略感鬆一口氣。

葉嘉映肯收,這算是開了個好頭。

“徐少,葉醫生,我們想要儘可能彌補。我妹這件事做得實在糟糕,我們給她禁足了,也打了她。

現在就想問問您二位,還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。

葉醫生,我說句難聽話,我妹雖然過分了,但您二位也不怎麼注重保密,這才叫她拍到了照片。”樊蕊的姐姐說。

徐寅傑氣結:“你意思是,我們也有錯?”

“徐少,雖然很對不住您,話我還是要公正地說:雖然我妹弄得滿城風雨,但她冇有捏造事實,也冇誣陷你們,對吧?”樊小姐直視徐寅傑的眼睛。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葉嘉映聽了,就知道這位樊小姐頗為厲害,是個人物。

“對,她的確不曾誣陷。”葉嘉映說。

“她錯在不該揭穿事實,這點無法否認。我們先向您二位賠禮,也想知道,還有什麼是我們能做的,儘量彌補。

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,我們樊家小門小戶,不願意結仇。小孩子不懂事,做家長的也痛心疾首,又無可奈何。葉醫生,你也能懂我們的苦惱吧。”樊小姐又說。

葉嘉映再次道:“我明白。”

樊小姐舒了口氣。

“……我們也冇什麼要求,就是希望樊蕊小姐和她的朋友,不要再出現。”葉嘉映道,“至於其他的,你們也幫不上忙。”

樊蕊的姐姐和姐夫離開,葉嘉映把他們的賠禮收了起來。

徐寅傑說她:“你不該收。”

“人家的話冇錯,樊蕊的確冇有捏造事實,所以不能全怪她。樊小姐也說了,若非必要還是彆結仇。”葉嘉映道。

徐寅傑:“可……”

葉嘉映:“我們還是彆留幻想,想辦法離開燕城吧。”

徐寅傑聽了,仍感覺很堵心。

離開了,葉嘉映的家人怎麼辦?那一家子老的老、小的小,冇一個男人操持生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