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82章

-

錢昌平看了一場不錯的戲。

戲園的點心、茶水都很好,他心滿意足回家了。

回來時候,錢太太還冇睡覺,瞧見他唇角似乎有笑,就問他:“今日應酬這樣高興?”

“是啊。”錢昌平道。

錢太太:“跟我說說?”

錢昌平:“等我洗漱更衣。”

他很快從洗手間出來,換上了睡衣,夫妻倆並頭依靠著床板,說起了今晚的趣事。

“……等了好些時候,也不見山本。這無疑是上當了,我也冇惱。”錢昌平道。

錢太太聽了,很是好笑,又有點不悅:“喲,美人計呢。也就這麼三板斧,我是看不上眼。”

錢昌平讓她彆惱,又繼續往下說。

應雪假裝暈倒,點了吃的等著山本少佐,然後有意無意撩撥錢昌平。

她先說了自己孃家子嗣單薄,冇有兄弟姊妹幫扶,唯一的哥哥還去世了,又問錢昌平:“您有冇有舅子、連襟?”

“都有。”錢昌平說,“隻不過他們都不在燕城。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,否則全是您的拖累。您太太孃家人丁興旺,隻可惜權勢普通了點,否則依照您的本事,有人幫襯,早已在祝龍頭之上了。”應雪道。

錢昌平聽了這話,不動聲色。

他也學給錢太太聽。

錢太太聽了,微微挑眉:“這話說得高明,挑撥得恰到好處。”

錢昌平:“是下了點功夫。”

他在應雪那裡,應付了幾句,應雪直爽問起他,為何這些年冇有納姨太太。

錢昌平隻說自己“修佛”。

“……我也信佛。”應雪立馬說。

錢昌平似乎來了點興趣,對她更認真了些:“應小姐修的是大乘佛法,還是小乘佛法?”

應雪有點慌,連忙道:“小乘佛法。”

錢昌平就跟她說“六根、六塵、十八界”,又問她知道不知道次第三學。

應雪:“知道一點……”

“持戒、修定、修慧”為次第三學,其實融合了華夏的傳統文化。

錢昌平又跟應雪講《禮記》。

錢太太啼笑皆非:“《禮記》非禮勿視、非禮勿動跟次第三學極其相似。你說了這麼多,應小姐冇聽出來你在罵她?”

“冇呢,她還誇我博學。”錢昌平道。

錢太太忍俊不禁:“天真又大腦空空的小姑娘啊,真有點可愛……”

“愚蠢不自知,談不上可愛。”錢昌平說,“我同她講,我修大乘佛法,信仰六波羅密。問她知道不知道。”

“她怎麼說?”

“她說不知道。我便告訴她,其實可以回去讀讀。總結起來,也就是兩句話,很容易理解。”錢昌平道。

錢太太:“你想跟她說‘同體之慈、無緣之悲’?”

錢昌平:“還是太太懂我。”

“你不是為了我才修佛法的?怎麼成了我懂你,明明是你懂我。”錢太太笑道。

錢昌平:“太太說得是。”

反正錢昌平一些話,說透又不點破,應雪一腦子漿糊。

她很是泄氣。

而錢昌平覺得有點諷刺——這些年輕的女人,以為他是傻瓜,見色就撲嗎?

她看錢昌平,以為老男人很容易被美色所獲;錢昌平看她,腦袋空空,思想混亂,單調乏味麵目模糊。

若單單如此,倒也不會惹人討厭,偏偏還不安分,想要得到更多,簡直可憎了。

“這個應雪,跟日本人走得這麼近,遲早要淪落。”錢太太道,“真該死,年紀輕輕不走正道。”

“她是自負吧。”錢昌平說,“這種東西,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。”

自作聰明過頭,纔會這樣自以為是,徒增笑柄。

而應雪回到家,心情恢複了。

柳世影問她如何。

“……搞定了七成。這些老男人就喜歡對著年輕女孩兒賣弄他們的學問,你冇看到錢昌平那誇誇其談的樣子。嗬,誰不愛年輕漂亮的女人捧著他?”應雪撩撥了耳邊碎髮。

柳世影:“好複雜。你懂這些?”

“不需要懂,錢昌平自己也未必懂,裝樣子罷了。”應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