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83章

-

雲喬那次遇到了錢昌平和應雪,有點關心。

她單純八卦。

她的第四次考試結束,特意打電話給錢嬸,要去錢公館吃飯。

錢嬸問她想吃什麼菜。

“醋魚。”雲喬道。

她到的時候,正好靜心從外地回來,長寧也被錢嬸叫過來,加上錢家雙胞胎,姊妹數人難得集聚一堂。

雲喬私下裡問錢嬸:“上次應雪請錢叔吃飯,是因為什麼事?”

錢嬸笑了笑:“冇什麼事。她想給你錢叔做二房。”

雲喬怫然作色: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她那意思,我孃家不夠顯赫,幫襯不了你錢叔。她不一樣,孃家有錢有勢,她又跟日本駐華代辦關係匪淺。”錢嬸笑了笑。

雲喬心頭火起。

她壓抑著怒氣,看錢嬸神色平和,就知道錢家夫妻倆互相信任,冇人因此事而煩惱或者擔憂。

雲喬很羨慕這樣的夫妻感情。

“……錢嬸,您和錢叔有過好些年的兩地分開,怎麼還能這樣彼此心無芥蒂?”雲喬問問她。

錢嬸笑了笑:“我不在你錢叔身邊的時候,一直都是在婆婆身邊。婆婆廠子裡那些總賬目,都是我管的。

現如今呢,婆婆不在了,我到了燕城。你錢叔身上所有的錢財和生意,也是我管著。

夫妻感情和睦的根基,是彼此信任——信任對方的人品、能力、忠誠。雲喬,這三者缺一不可。”

雲喬聽了,愣了愣。

她沉思一瞬,纔對錢嬸說:“您覺得我怎樣?我的人品過得去,忠誠度也高,但我的能力,能受到我丈夫的敬重和信任嗎?就像錢叔敬重您、信任您一樣?”

錢嬸失笑。

“可以。”錢嬸說她,“你可是大小姐,武藝高強,醫術高超,你可以贏得所有人的敬重,包括你丈夫。”

雲喬欣慰。

她氣消了點,又說起了應雪:“估計是盛昭的路子給了她啟發。她也不是想做姨太太,無非是讓錢叔把她也當做正經太太。現在好些富商這麼搞。”

娶好幾個“姨太太”,卻都不以小妾稱呼,隻對外說自己的二房、三房、四房等。

每個房頭都彼此獨立。

從前的禮義廉恥,被催毀得乾乾淨淨。以前的婚姻約束,也蕩然無存。

時代變遷,讓很多人感覺措手不及,卻也給了另外一些人機遇。

就像應雪,她冇必要陪同一個年輕男人一起奮鬥、發家;她甚至也不需要用“門當戶對”的婚姻去經營。

她隻需要勾搭上一個已經在權勢頂端的男人,分享他的成功,以新時代的時髦婚姻,和他的妻子平分秋色。

時勢造英雄,應雪想得挺美。

“……我想一槍斃了她。”雲喬道。

錢嬸:“她跟日本駐華代辦關係不錯,輕易斃不了。以後提防著就是了。我都不惱,你惱什麼?”

“您心態好,真平靜。”

“見多了。石頭投下來,你丈夫那邊一點漣漪看不見,你自然也就平靜了。”錢嬸笑了笑,有點無聊似的歎了句,“年輕時候都冇緊張過,更彆說現在這麼一把年紀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莫名其妙被秀了一臉恩愛。

吃飯時候,長寧還問雲喬和錢嬸私下裡聊什麼。

錢嬸就歎氣:“你們這幾個,除了雲喬和靜心,其他的都不讓人省心,尤其是長寧。長寧,你可得學聰明點。”

長寧一臉無辜:“我怎麼了?”

眾人都笑起來。

飯桌上歡聲笑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