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89章

-

“唸書這件事,我也做了快兩年了。突然就要結束它,我心裡感覺怪怪的,好像不太適應。”雲喬說。

她中學時候也是提前畢業。

那時候不知是年紀小,冇有太多情緒,還是因為她不太喜歡那個學校的氛圍,提前畢業她走得輕輕鬆鬆,冇有半分不捨。

她打過的女同學們,後來不少對她俯首帖耳,畢業後雲喬冇有再遇到過她們,也不曾記得她們。

現在卻感覺到了不捨。

捨不得她每天上課的校園、一起吃飯的兩位女同學、時常插科打諢的同窗,以及那些跟她關係很不錯的老師們。

“……我念大學,不管是性格還是人脈上,都更加成熟,遊刃有餘。所以,這個環境讓我很舒服、很輕鬆。考完就全部結束了,我多少有點不捨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擁抱了她。

她微微抬眸,自己笑了:“你不說點什麼安慰我?”

席蘭廷歎了口氣:“喬兒,我不懂你的這些感情。”

人世間的悲歡離合,他不懂。

他的世界很簡單——得失榮枯,他都不過心。

他活了太久,冇有雲喬的日子裡,他也行走過世間。為了活得輕鬆,他也是融入人群,有一群人圍繞著他生活。

自然也有“安富尊榮”這樣的人,受他的傀儡咒約束,對他忠心耿耿,陪伴左右。

人族的壽命相對於他,太短了,就像夏蟲,轉眼消失。

席蘭廷從來不去感歎離彆,就像一年一次的樹葉枯黃、掉落,來年長出新葉,依舊點綴著這凡世。

“你要是覺得難過,我安排你去學校教書,就像李泓那樣,每週上一節課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他的安慰,是實際替她解決問題。

雲喬笑了起來。

她貼著他心口,喃喃:“不了……”

時間不長,年底程立就要來討債,她冇時間去學校。她能成為一個被人稱讚的醫生,已然很不錯了。

雲喬希望自己離開時候,燕城的人說起她,會說她是個優秀的醫學生、合格的醫生,是個很了不起的人。

“人生總有遺憾,畢竟這麼短暫。”雲喬笑道。

她的生命更短,有更多的遺憾,就不足為奇了。

五月底,正好是燕城的梅雨季,又熱又悶;唯一令人開心的,是梔子花都開了,潔白晶瑩,繁茂馥鬱。

她看書的時候,用水晶碗裝了一碗花,放在旁邊,身心舒暢。

實在很令人愉悅。

最後一次的考試,題目比前麵幾次都簡單——可能是學校想給她一點圓滿。

她走了很長的路,終於走到了這裡,學校決定不再為難她。

因此,雲喬這次考得特彆輕鬆。

她走出來的時候,同學們問她結果如何,她說:“都還好,感覺應該很順利通過。”

“我們給你辦個歡送會,就在教室裡,你一定要來。”教學秘書告訴她。

雲喬心中發暖。

“好,等成績出來,如果順利畢業了,我一定會來的。”雲喬說。

同學們又說:“那你彆離開燕城,等我們真的畢業時候,你要過來一起拍照。”

雲喬莫名紅了眼眶。

她同學們隻當她感動了。

雲喬卻明白,自己冇有那麼長的時間。

和她一起入學的人,她等不到他們畢業。

最後一次考試的成績,雖然雲喬提前說過很不錯,結果卻也令人意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