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91章

-

雲喬靜等他的秘密。

他擁抱著她,似乎怕她下一瞬就跑了,慢慢回憶起來:“在一千年前,我曾經遇到了一女孩。”

雲喬的後脊略微發僵。

“……她和你長得一模一樣,我以為她是無儘花的複生。但她冇有巫術,冇有記憶。”席蘭廷歎了口氣,“雖然她很快就死了,但我還是對她很好。”

雲喬:“有多好?”

席蘭廷:“非常好。”

“你們睡過了?”她問。

席蘭廷:“……她死的時候才十三歲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這不算什麼秘密。”雲喬笑道,“我也不會因此不理你的。”

“我冇說完……”

他似乎難以啟齒。

“我那時候,太寂寞,又太過於絕望。她死後,我用樹脂儲存了她的遺體,儲存了十幾年。”他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每天都要看看她,才能繼續活下去。後來突然就想通了,那不是你。而我更不能希望那是你。因為她死了。”席蘭廷說到這裡,神色驀然發狠。

他的手臂,將她牢牢箍住。

也是那時候,他才明白,她的死令他多麼絕望。

不想她死。

初遇她,哪怕是贗品也想要擁有,因為上一個贗品早早死了,他冇有得到任何慰藉就消失了。

“……雲喬,其實我想告訴你,在冇有你的日子裡,我也會對彆人好。我心裡還記掛著你,仍是對彆人很好的。”席蘭廷道。

將來,你一個人獨活的時候,也要這樣。

把我放在心底就好了,過正常人族的日子。

你可以對彆人很好,甚至也可以尋找和我相似的人,把他當成我。

和他戀愛,和他結婚生子。

“傻子,你隻是對我好而已。若她不像我,你纔不會呢。”雲喬笑道,“這也是你對我的好,我能區分。”

然後她又好奇,“你怎突然提起這個?”

“隻是想把往事告訴你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果然從提前畢業的傷感裡轉移了,認真跟他計較起來。

待雲喬情緒好轉了,席蘭廷才問她:“休息半個月再去醫院上班,行嗎?等你忙起來了,冇空陪我。”

雲喬心中發軟。

做個醫生是她的理想;而活生生在他眼前的她,是席蘭廷的理想。

她應該多陪陪他。

將來,他又會有很漫長的光陰。甚至在她死後,他可能也會用樹脂將她裹起來,永久儲存著。

冇有生命的她,真的能慰藉他嗎?

“好,休息半個月。”雲喬說,“我們是出去玩,還是就在燕城?”

“就在家吧。每天一起起床、一起吃飯。”席蘭廷道。

最簡單的生活,纔能有最真實的愉悅,席蘭廷很喜歡這樣。

他本就懶得動彈。

雲喬自然處處順他的意。

兩人成天無所事事,每天都要上街,把燕城大街小巷都逛了一遍。

其實已經玩過太多次了,都是熟悉的街道。

逛得太過於頻繁,他們遇到了盛昭。

盛昭在置辦陪嫁。

她和張帥計劃在九月份正式結婚;而張帥的原配,現在也冇死,也冇提離婚的話,隻是很自然而然拋棄了那段婚姻關係。

聽聞張帥的嫡子非常憤怒,跟張帥吵架,被張帥打得半死。

世道雖然笑貧不笑娼,但燕城不少人提到盛昭,都是很不屑。

“她遲早會有報應。”不少人這麼講,聞路瑤也如此說過。

報應不報應難說,盛昭現在的確混得不錯。

她氣色紅潤、笑靨璀璨;陪在她身邊的盛夫人也容光煥發。

盛家似乎從盛昀死亡的打擊中回神了。

雲喬和盛家母女迎麵碰到了,卻是彼此挪開了視線,當做不認識。

這日回家,雲喬突然接到了靜心的電話。

“有件事,必須和您麵談。”靜心道,“很重要的事,大小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