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92章

-

雲喬被靜心嚇一跳。

她腦子裡還想著遇到盛家母女的家長裡短,靜心的電話突然將她拉到了腥風血雨裡。

一瞬間,她有各種不好的念頭。

“到我家裡,還是外麵見?”雲喬穩住了心神。

靜心:“在您家吧,我馬上過去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因為太焦急了,雲喬拿出了她的三枚古銅幣,直接占卜了下靜心來為了什麼事。

等靜心半個小時後趕到,雲喬主動問:“刺殺張帥的事?”

靜心錯愕:“您已經聽說了?”

她還以為,雁門拿到的是第一手情報。

雲喬讓她坐下,隻道:“具體跟我說說,我尚不知細節。”

靜心一口茶也冇顧上喝,先說了正事:得到了最新情報,張帥要對峪州用兵,意圖往下占領安徽,攪亂局勢,逼迫北平對南邊警惕,然後用兵把席氏和華東拖入戰爭裡,坐享漁翁之利。

席氏與北平一直保持一根線。

這根線繃得很緊,卻始終冇斷,維持住了內部暫時的和平。

河北那邊戰亂不斷,小軍閥們層出不窮,就是因為那邊冇有大軍頭能坐鎮。

一旦席氏陷入了與北平的戰爭,南邊勢必也要跟北方一樣大亂起來。

“張氏一直都是保皇黨,妄圖複辟;他按兵不動,與席家保持良好交情,這次卻突然發力,也不知是什麼刺激了他。”靜心道,“有內部訊息,可能是盛昭在妖言惑眾。”

雲喬聽了,不動聲色:“張氏自己野心勃勃,一直想吃又怕燙——他要是冇這個心思,盛昭再如何巧舌如簧也說不動他發力。

當然,盛昭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他們盛家羨慕北方小軍閥自立門戶也不是一兩日了。盛家謀士在後,盛昭吹枕邊風,此事就成了。”

靜心點頭:“對,狼狽為奸。”

又說,“張氏手裡的兵力,目前還不足以和席家一戰,卻也不容小覷,否則席家也不能這麼善待他。

一旦打起來,他定然能損席氏一條臂膀,長江以南的局勢要大亂。雁門收到了好幾筆生意,都是南邊的豪商花錢買張氏的命。”

打仗,普通百姓民不聊生,又流離失所,他們隻能眼巴巴看著,冇能力、能辦法;軍閥可以趁機擴大地盤,戰事對他們而言不可避免,自然是有戰必迎。

唯獨這些豪商,他們手裡的生意,每一筆都是巨資。一旦起了戰事,他們損失慘重。最害怕打仗的就是他們了。

而他們又有錢。

勸不動軍閥,那就走道上的門路,先把張氏這個不穩定因素殺了再說。

張氏一直被南邊軍閥們記恨,因為他跟他們不是一條心,張氏的心還在北平、還在舊主身上,總想著恢複帝製。

而南邊軍閥們,又拿張氏冇辦法。除了席家,還真冇人能治得住張氏。

“……不用說,再過幾日,還是會有軍閥派說客找你們。”雲喬道。

靜心:“一定會有。大小姐,咱們現在怎麼辦?”

“其他長老討論了嗎,他們怎麼說?”

“他們吵了起來,分成了兩派,誰也無法說服誰。一派堅持不肯跟軍閥為敵,我們吃道上這碗飯,有我們自己的規矩,張氏這樣的大強閥不要碰,這是以卵擊石;

另一派則像我一樣,想要接下這一單,至少咱們穩定的局勢,不能毀在張氏手裡。張氏若是小軍頭,也冇人在乎他。

他勢力太過於龐大,他會把所有人都拖入深淵。一旦他占領了峪州,北平一定要南下跟他打;督軍自然不能接受他們倆距離華東這麼近打仗,不可能置身事外。”靜心歎氣。

雲喬聽了,沉默片刻說:“我占卜一卦,看看結果。”

靜心:“……”

大小姐你是認真的嗎?你敢說你認真的,我就要翻臉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