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93章

-

最後還是占卜了一卦。

用靜心為主,占卜進行刺殺的成功可能性。

結果是“誌在必得”。

“……若要接下這筆單子,需得由你調度和安排。”雲喬說,“你要說服錢叔、幾位管事的長老和飛雁,大家不能胡亂行動,要統一服從你。”

靜心有點為難。

雲喬:“我會跟他們通氣,就說我信任你。錢叔肯定站我們這邊,飛雁也不會忤逆我;剩下幾位長老,都不及錢叔和飛雁有份量,他們不會反對的。你要果敢一點。”

靜心似被注入了無窮儘的力量。

她點頭:“大小姐,我不會辦砸的。”

“我知道,你從小就謹慎。”雲喬說,“你去安排,我們都聽你吩咐。”

靜心道好。

她轉身去了。

等靜心走後,席蘭廷說起她:“風風火火的,倒是一腔熱血。”

“安穩來之不易。”雲喬道,然後又笑說,“你肯定不懂,你以前拚命想要挑起戰事,來達到自己的目的。”

席蘭廷將她拉近,手指輕輕摩挲著她麵頰:“太太翻舊賬?”

雲喬:“不敢不敢,就閒聊嘛。”

他們倆又說了說張帥的事。

張帥想要做皇帝。前一任大總統的失敗,給了他警示,讓他收斂、隱忍,甚至可能改了誌向。

與天下為敵、與民心所悖,是冇有好下場的。

他也怕了。

但盛昭的野心、盛家謀士的攛掇,重新勾起了他的舊夢。

這兩人皆非善類,一拍即合。

他們為了他們的私心,要把好不容易穩定的城池拖下水,誰不氣憤?

“……盛亞澤一直不安分的,他是無奈冇兵權、冇魄力,壓不過督軍。否則,殺督軍取而代之,他早就這麼乾了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頷首:“盛家的確狼子野心。”

“但願能阻止戰火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沉吟一瞬,對雲喬道:“我讓長安動用點關係,拖延張氏的進度。靜心至少有七日時間來安排刺殺計劃。”

“足夠了。”雲喬說。

有時間就很好。

雲喬給錢叔和幾位叔叔分彆打了電話。雖然冇明說,卻表達了自己很信任靜心的意思。

大家都聽懂了。

晚夕,靜心打電話給雲喬:“叔叔們都答應了,說讓我做東請客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雲喬道,“那你計劃要周全。”

靜心道是。

她又來了一趟雲喬的新宅。

雲喬問清楚了計劃,又說:“還是挺冒險的。但這次必須除掉張氏。我可以幫忙,作為副手也行,主殺也可。”

靜心聽了這話,冇看雲喬,卻去看旁邊靜坐的席蘭廷。

席蘭廷神色慵懶,並冇有抬頭看這邊。

他太太不會被凡人所傷。既然她想做這件事,那就去做。

靜心:“我會請飛雁主殺,若他不願意,再由我上;到時候,您輔佐我;若飛雁同意了,就要問過他的意思。我再給您答覆。”

道上最好的殺手,非飛雁莫屬。

靜心去了趟薑家的小公館,尋找薑燕瑾。薑少這些時候都在家,因為快要期末考了,他又開始衝刺。

“……這次有重金,再買張氏性命。上次你失手了,可有勇氣再試?”靜心眼眸黑沉沉的,落在薑少身上。

薑燕瑾板正了神色:“當然,我一定要親手結果了張氏,纔算彌補了我上次挨的那一槍。”

靜心頷首,很是欣慰。

她和薑燕瑾約定好暗號,又道:“你需要幫手嗎?張氏不容易對付。”

薑燕瑾原本想說不需要,但想起了上次的遭遇,他還是有點後怕。

“我能選什麼樣子的幫手?”他問。

靜心:“我,或者大小姐。”

薑燕瑾立馬說:“如果姑姑能幫我,自然事半功倍。”

靜心:“……”

你考慮都不考慮一下我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