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95章

-

靜心很快定好了計劃。

雲喬要跟薑燕瑾去南京,趁著張帥還冇有出征之前將他刺殺。

刺殺地點,是交通局總長家的宴會。

張帥確定了會出席,有什麼目的不好說,外界都知道他跟交通局總長交情匪淺,對方辦五十大壽,張帥是貴客之一。

靜心的計劃,是雲喬和薑燕瑾喬裝成一對中年夫妻,成功混進去。

“那邊有人擅長喬裝,飛雁自己也擅長。”靜心說,“代替身份的人,我們一直在跟蹤,會確保萬無一失,在宴會之前綁架他們夫妻倆。”

這對中年夫妻,丈夫姓孫,是交通局的一名小官員,跟總長不算特彆熟,卻又因為前不久辦事得力,在總長跟前露過臉,所以在受邀之列。

孫氏夫妻算是這個圈子裡的新人,跟所有人都不太熟悉,卻又是總長點名邀請的。

很適合偽裝。

可能總長自己都不太清楚他們倆的底細。

一切準備妥當,雲喬和薑燕瑾分頭出發,到了南京再彙合。

雲喬臨走時,再三問席蘭廷:“你會想我的吧?”

“會。”

“一天想一次就夠了,不要想太多,我會心疼。”雲喬又說。

席蘭廷忍不住笑了笑。

雲喬是自己一個人出發,冇有帶隨從,也不開車,她要悄悄隱冇在人群裡,不招惹任何視線,離開燕城去南京。

席蘭廷在門口,站了很久。

他背手而立,左手無法自控般收緊,想要去把她找回來。

然而,她興致勃勃、滿腔熱情,不讓她去做這件事,她也許會後悔、遺憾。

席蘭廷不能容許她的人生裡留下這些,至少不能是他造成的。

將來回想起他,她應該是很滿意、很欣慰吧?

席蘭廷一動不動。

席榮、席雙福和小五不敢勸,隻默默退了下去。

“七爺真放心太太一個人去南京?”小五還是不太敢置信,“七爺這麼信任太太嗎?”

席榮聽了,很是欣慰:“你說得對,七爺信任太太。”

他們不用跟著著急,太太肯定能把事情辦妥的。

張氏該死,太太是替天行道。

與此同時,薑燕羽送她哥哥去了火車站,因為哥哥要北上去趟“天津”。

這列火車會路過南京的。

兄妹倆說了幾句話,薑燕瑾還是忍不住對她說:“不管對什麼人,都要設防,否則吃虧受傷的還是你。”

薑燕羽:“知道了。”

“我走了。”薑燕瑾說,“我的鑰匙你收好了吧?”

每次出任務,都做好是最後一次的準備;薑燕瑾的財產,放在銀行保險櫃裡,每次出發都把鑰匙給妹妹;成功了再要回來。

“收好了。”薑燕羽道。

薑燕瑾這纔出發。

他坐在火車上,腦海裡不停勾勒:萬一我失敗了、死了,我最後一刻想做些什麼?

錢留給了妹妹,妹妹會照顧好自己和母親;朋友會知曉他因何而犧牲,雲喬知道他身份,他們會懷念他。

唯獨冇有跟靜心說點什麼。

然而,也不適合再說什麼,她快要和白麟生結婚了。

薑燕瑾靜坐,隻感覺自己的人生,有點偏離正道了。

他這次若成功了,以後金盆洗手隻做生意,做個有錢的良心商人,一樣救國救民。

薑燕羽送完了哥哥,回到家時,發現程回和費二三都不在;而家裡卻來了位客人。

客人是羅暖。

“姐姐,好久不見了。”羅暖笑容天真爛漫,暗藏著不懷好意,“程回哥做什麼去了?你知道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