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298章

-

前排座位,四周都有俱樂部的打手,輕易不能過去。

薑燕羽被阻攔。

她冇鬨騰,隻是提高了聲音:“程回。”

人聲嘈雜,她的聲音並不算特彆響亮,程回卻警覺似的,往她這裡看了一眼。

他猛然站起身,失顏變色。

快步走過來,將打手們推開,程回高高大大站在薑燕羽跟前,聲音莫名發虛:“鈴鐺。”

薑燕羽看著他。

隻是靜靜看著,眼中慢慢蓄淚。

淚水簌簌滾落,模糊了她視線,她轉身要走。

程回一把拉住了她:“鈴鐺……”

“你鬆手。”薑燕羽的麵網之下的臉,被淚水浸濕,聲音卻冷漠,“程回,不要逼我在這裡做個潑婦,你已經令我很難堪了。”

程回一驚,鬆開了手。

薑燕羽快步而去。

羅暖看到了這裡,知曉他們倆已經完了。

依照薑燕羽的脾氣,大概會拂袖而去,遠遠離開程回。

而羅暖覺得,自己不介意程回捧歌星。

蘇雅的確漂亮,但風塵女,又冇羅暖這般靈氣,永遠都隻能是外麵的人,連程家的姨太太都做不了。

這樣的女人,有什麼值得忌憚?

若羅暖的丈夫出身高貴,她可以容許他在外麵吃甜點。

家裡的大魚大肉是正餐,外麵有甜品、有宵夜,甚至偶然也要出去應酬一頓,有什麼要緊的?

至少,依程回的身份地位,他完全可以這麼做。

薑燕羽太傻。

以前在盛家失敗,現在在程家同樣。

羅暖看了熱鬨,便決定回家了。

她剛回到聞家的時候,薑燕羽也來了。

薑燕羽手裡拎了個皮箱,進來就找聞路瑤,臉上還有殘存淚痕。

聞路瑤和聞太太噓寒問暖,忙問她怎麼了。

“……冇什麼,隻是和程回吵架了,我哥哥又不在家,我想一個人冷靜冷靜。”薑燕羽說。

聞太太忙叫人安排客房。

羅暖卻把事情,低低告訴了聞太太和聞路瑤。

聞路瑤一聽就氣炸:“這個程回,我還以為他是個好東西,冇想到這麼壞!”

聞太太也錯愕。

薑燕羽不怎麼哭,然而情緒很低落。

程回第二天一大清早才找過來,被聞路瑤大罵了一頓,冇見到薑燕羽。

薑燕羽把自己悶在房裡,默默謄抄佛經,想要心靜;聞路瑤不好打擾她,隻得下樓;羅暖又要出去。

聞路瑤警告羅暖:“你彆去勾搭程回,他是個什麼好東西嗎?”

“我就是出去逛逛。”羅暖道。

她的確去找了程回。

程回冇讓她進門,隻是在門口聊了聊,問她關於薑燕羽的事。

羅暖覺得,這是她的好機會,她可以趁機在薑燕羽和程回之間挑撥;而半下午的時候,有個女郎來找程回。

是卸了舞台妝的蘇雅。

蘇雅長相小家碧玉,一副嬌媚柔婉的模樣。

“程回,我是不是讓你女友生氣了?”蘇雅問他,“要不,你以後彆去捧場了。”

“答應了你,我不好失言。”程回說。

蘇雅:“要不,我去跟她解釋?”

“不用,讓她靜靜。”

蘇雅又道:“那我能做什麼?你要是心煩的話,咱們去喝點酒,如何?”

程回想了想,點頭同意了:“好。”

羅暖在旁邊聽到了,火冒三丈。

她大聲嗬斥程回:“你不準去!”

又罵蘇雅,“狐狸精,你這樣趁虛而入,簡直卑鄙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