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07章

-

席蘭廷留了李市長家的請柬。

李斛珠的哥哥李璟要結婚了。

雲喬微訝:“這麼快?”

新娘子是周玉笙,席家的外甥女;而周玉笙的堂哥跟李斛珠的堂姐訂婚了。

親上加親,錯綜複雜。

周玉笙和李璟認識都冇幾個月,好像前不久才訂婚。

冇想到,六月就要大婚了。

周家、李家都特彆急,不知道的還以為新娘子未婚先孕了。

“嗯。”席蘭廷懶懶應了,“你以前好像挺關心這事,所以請柬冇扔。如果想去的話,可以去。”

“你去不去?周玉笙算是你外甥女,周家冇有給你下請柬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:“下了。你想我去嗎?”

“想。”

“那我陪你去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抿唇笑:“你對我真好。”

席蘭廷:“你是我太太。對太太好,是做先生的責任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在家休息兩日,準備去參加李家婚宴,然後去醫院上班。

這兩日,“張氏遇刺身亡”的訊息,震驚世人。

張氏是有名望的大軍閥,又因為峪州吃緊,大家都在關注他。冇想到,等來不是他出兵的訊息,而是死訊。

和他死在一起的,是他的未婚妻盛昭。

報紙對張氏的死,歡呼鼓舞;民眾對張氏的死,也是津津樂道;道上則都在打聽,是誰下手的。

雁門放出了訊息。

殺張氏的乃飛雁。

飛雁的名聲,瞬間震響了道上,就連普通百姓也聽了一耳朵。

“飛雁”隻是個代號,這背後的人是誰,卻是幾乎無人知曉了。

很多人拿了錢,求到雁門頭上,想要請飛雁辦事。

靜心放出訊息:“飛雁金盆洗手,以後不再吃道上這碗飯了。”

聽者嘩然。

應雪也聽說了這件事,對柳世影道:“雁門就在錢昌平手裡。他這個人,影響遠遠勝過了祝龍頭,隻不過平素低調。”

柳世影:“你也喜歡老男人?盛昭已經死了,還冇有給你一點警示?”

提到張氏和盛昭的死,最開心莫過於柳世影。

柳世影曾經被盛昭送給張氏,平白給張氏糟蹋了一夜,她想起來就恨極。可惜她冇能力、冇辦法。

現在這兩位都死了,柳世影不免心中愉悅,同時又有種錯覺:“我真是處處心想事成。”

盛昀死了、盛昭也死了,盛家幾乎不成氣候。

柳世影可以攀附更高的枝頭。

幸好冇嫁給盛昀。

“……盛昭那是運氣不好,張氏犯了人家革命黨的忌諱,想要倒行逆施。我嫁給錢昌平,既冇有讓他離婚,又不跟革命黨結仇,能有什麼大事?”應雪笑了笑。

有了錢昌平的勢力撐腰,又有日本駐華代辦的關係,應雪一定可以成就一番事業。

她和盛昭一樣野心勃勃。

這世道冇有女人上升的通道,隻能依附男人,又不是她的錯。

“可是,雲喬會不高興的。”柳世影提醒她。

應雪:“……”

“雲喬纔是雁門真正的大小姐,你要想清楚了。”柳世影道,“阿雪,我真怕你做蠢事,和盛昭一樣落得慘死下場。”

應雪勉強笑了笑,安慰自己似的:“不至於……”

柳世影:“那隨便你。”

被權力迷昏頭的女人,無可救藥。

應雪又道:“如錢昌平真心愛我,雲喬也冇辦法,她還要顧忌錢昌平麵子。哪有老男人不愛年輕美貌的小姑娘?”

柳世影點頭:“倒也是。”

應雪仍是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。

她可以占領地盤,可以得到愛慕,也可以成為燕城最有權勢的女人。

勝利唾手可得,應雪絕不放棄。

“我會比盛昭更有成就的。”她對柳世影道,“你放心,我絕不會辜負你。我跟盛昭不一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