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09章

-

李斛珠心緒起伏很大。

每個人都有不理性的一麵——此刻的她,恨不能馬上拉住周木廉的手,跟他逃到大洋彼岸去。

李璟嚇到了她。

她很愛自己的哥哥,想要全心全意對他好;但一想到他的心思,李斛珠又噁心得想吐。

矛盾反覆拉扯她,她已經抑鬱了很長時間。每天都不開心,饒是和朋友們見麵,也隻是強顏歡笑。

再這麼下去,她會生病。

她和周木廉聊了片刻,從陽台走出來,卻迎麵碰到了新郎官李璟。

李璟今日穿了套西裝,胸前口袋裡點綴紅玫瑰,頭髮梳理得整整齊齊。他英俊、矜貴,精瘦卻不單薄,舉手投足都優雅倜儻。

他這樣的人,本該被很多女人圍住,流連花叢無瑕旁顧。

可少年寄居的生活,養成了他孤僻個性。

“……你去哪裡了?媽到處找你。”李璟看到了她和周木廉,臉色微沉。

李斛珠:“有什麼事?”

“不知道,你去問問她。”李璟說。

李斛珠跟周木廉道歉,轉身和李璟走了。

李夫人冇什麼大事,就是覺得李斛珠今日衣衫太素淨了,想讓她換上桃粉色的洋裙。

而李斛珠最害怕穿桃粉色的,她不是十歲的小姑娘了。

“我不用換,麻煩死了。”李斛珠一臉黑線,連連拒絕。

李夫人:“你這孩子,怎麼不聽話?今天你哥結婚。”

李斛珠:“……”

她冇辦法,隻得在母親的幫襯下,去洗手間換了。

她出來的時候,李璟還在她們房間裡,瞧見了她便眼波微動,起了細微的漣漪。

“有點蠢。”李斛珠渾身不自在,總感覺自己在裝嫩。

“不蠢,好看。”李夫人把女兒打扮成了稚齡,感覺這才符合她心中未婚女子的模樣,挺高興的。

李璟立在旁邊。

李夫人道:“你去待客吧。”

“好。”他道,又對李斛珠說,“戴個珍珠項鍊,會更好看。”

像新嫁娘。

和周玉笙相比,他眼中的李斛珠更像是今晚的主角。

婚宴開始之前的半個小時,賓客們陸陸續續到了,新娘子卻冇到。

周玉笙在來的路上,遇到了馮南溥——她的前未婚夫。

好巧不巧的,馮南溥的汽車撞到了她的車,把她車子撞壞了、熄火了。

周玉笙痛罵馮南溥:“你饒是不甘心,也不該今日來搶親。”

馮南溥:“……”

周家和李家都是名門望族,馮南溥的父母要求他必須參加這場婚禮,當做無事發生。

依照馮南溥的性格,他不會去的。

他和周玉笙訂婚,是家裡的主意:也正是因為這層關係,他才被督軍府關注到,他的能力纔得到重視。

他內心深處很討厭周玉笙,卻也對她多般忍讓、善待,隻希望對得起自己的良心。

周玉笙要退婚,最開心的非馮南溥莫屬了。

依照他的想法,從此徹底不要跟周玉笙沾邊——這麼順利甩脫了她,哪怕承擔一點流言蜚語的同情,馮南溥也能接受。

他對周玉笙的厭惡,幾乎成了生理性的了。

他不想參加這場婚宴,除了不想被人看熱鬨,更多的是不想再見到周玉笙。

可家裡人的考量,是他不能和周家做出鬨翻的舉動;也要給督軍府的人看看他有多大度、體麵。

人情世故上,都是妥協。

馮南溥捱到快開席的時候纔出發,自己開車有點走神,不小心撞到了一輛汽車。

不成想,居然就是周玉笙的婚車。

馮南溥隻感覺自己一腳踏進了深淵,腦子裡發懵。

周玉笙卻是既氣憤又得意:前未婚夫做出搶親的舉動,肯定令她倍感滿足。

馮南溥解釋不清。

冇人會相信隻是巧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