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1章

-

督軍是一方土皇帝,他的生死關乎局勢。若他真被暗殺了,那燕城這片天地短時間內會亂起來。

故而,督軍遇刺,隻軍政府高層和席家內部少數人知道。

報界和民眾壓根兒不清楚這回事。

晚膳之後,雲喬的生活一成不變:她除了觀摩席家眾人、杜曉沁和席蘭廷,就是看書。

而席蘭廷出去了一趟。

這一趟去了五日。

等他回來,刺殺督軍的凶手,連同買凶和背後主謀,都找到了。

又過了兩天,燕城一處洋房發生了大爆炸。

此事掀起驚濤巨浪,因為那套洋房裡住著一位下野的大人物。

“……內閣要改督軍製,頻繁受挫,故而想拿幾個出頭鳥開槍。”席蘭廷坐在督軍外書房,修長手指扣住白瓷碗蓋,邊說話邊撩撥浮葉。

督軍傷情好了七成,此刻坐在他弟弟旁邊,沉默良久。

“姓張的下野之後,我待他不薄,他居然拿了內閣的好處,想要趁機刺殺我,狼心狗肺!”督軍氣結。

刺殺他的那位張某人,曾經地位不低。他與大總統不和睦,主動辭職,還是席督軍邀請他南下的。

不成想,他居然是來刺殺席督軍的。

席督軍一時心口冰涼。

席蘭廷表情淡淡:“甭管他什麼心肺,現在都炸成肉泥了。”

席督軍:“……”

他想起軍醫們說他的傷情,一陣唏噓。

當著席蘭廷的麵,他又問起了雲喬:“她……跟你,是不是一樣的人?”

席蘭廷抬起眼簾,不輕不重看了眼他:“你打探她?”

席督軍立馬說:“我打探她做什麼?不過是隨口閒聊。”

“不要多聊,我不喜旁人花心思琢磨她。”席蘭廷淡淡道,“你這麼忙,還是操心操心自己身邊的保衛。”

大督軍在自己地盤內能受這麼重的傷,他的隨行副官責任很大。

“……一起訓練的,當時周陽最敏銳,我讓給了你。現如今看來,做副官長的優越性,磨掉了他的利爪,他遠不及我身邊那四個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身邊的“安富尊榮”,和大督軍身邊的副官長周陽等人,是一起受訓,脫穎而出的八個人。

他們兄弟倆一人分了四個。

周陽的綜合能力,比“安富尊榮”加起來還要強。

十年光陰,周陽像一把生鏽的刀,鈍化得厲害。

要是席榮、席尊等任何一人跟著,都不會讓主子吃這麼大虧。

“這次是旁人蓄謀已久,不怪周陽。”督軍說,“他是忠心敬業的,教副官們也不錯。”

席蘭廷不再說什麼。

他站起身,打算離開,席督軍又喊住了他。

“明晚,晚雲要在南華飯店開個舞會,我讓她給雲小姐下帖子。你若是無事,也去湊個熱鬨,是募捐的。”督軍道。

席蘭廷似有點興趣:“因為什麼募捐?”

“醫學會那些人,打算籌建個西式的婦嬰醫院。”督軍說。

醫院……

雲喬應該感興趣。

“行,你讓郝姨太給她下請帖。”席蘭廷漫不經心,舉步往外走。

這天晚些時候,督軍府的副官慎重其事給雲喬送了一張大紅燙金字的請帖,邀請她明晚出席南華飯店的募捐晚會。

她拿在手裡,翻著看了又看。

“郝晚雲?”她念這個名字,然後對身邊的長寧和靜心笑道,“原來是她,聞名已久,明晚能見到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