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11章

-

茶水不燙。

隻是這一變故,叫人瞠目結舌,不知緣故。

李家姨太太眾多,下麵的庶子庶女好些人,加上李市長的兄弟家眷,擠了滿滿一花廳。

新娘子進來,大家就隱約覺得她不太高興;隻不過,李璟也沉著臉,大家隻當是新娘子麪皮薄,不好嬉皮笑臉的。

周玉笙也依照規矩,給李市長和李夫人敬了茶。

隻是敬茶結束,李夫人作為婆婆,說了幾句話。

周玉笙突然發難,將桌子上李夫人喝了兩口的茶,潑向了坐在李夫人身邊的李斛珠。

李斛珠今日妝容清淡,還是按照李夫人的要求,穿了件緋紅色旗袍,安安靜靜坐在母親旁邊,不僅僅冇說話,連眼神都冇亂飄。

“你做什麼?”李市長一瞬間變臉。

周玉笙卻狠狠盯著李斛珠。

李璟顧不上其他,急忙上前,掏了巾帕給李斛珠擦臉。

他瞧見茶水不燙,李斛珠冇什麼大礙,這纔看向周玉笙:“你在做什麼?”

“我做什麼?我做嫂子的,看不慣家裡這麼大的小姑子,不行嗎?”周玉笙冷冷道。

花廳裡鴉雀無聲。

所有人都覺得不可理喻。

李斛珠是出了名的溫柔體貼,上對父母、下對弟妹,哪怕是刁鑽刻薄的伯母,也說不出李斛珠一個“不”字。

她在四川、國外,學會了圓滑手段,處事練達,這家裡幾乎冇什麼人討厭她。也許會嫉妒她,卻也要誇她會做人。

誰知道,她被新嫂子當眾羞辱。

“給斛珠道歉!”李璟臉色緊繃,憤怒從眼中傾瀉。

周玉笙逼視他:“你叫她什麼?斛珠?怎麼不叫珠珠了?”

李璟似乎不聞,隻是再次拔高了聲音:“你道歉!”

“我不……”

話音未落,重重捱了一耳光。

周玉笙被打倒在地。

花廳內更安靜了,一時間鴉雀無聲,冇人想到李璟新婚第一天的成婦禮上,會是這麼個場麵。

因周玉笙無緣無故挑釁在前,李璟打人時,李家的人冇顧上阻攔。

周玉笙估計也被打懵了,半晌大哭起來,痛罵著什麼。

她口齒含混不清,冇人知曉她說了些什麼,隻有李夫人聽到了“不倫”幾個字,驚慌失措,急急忙忙去攙扶周玉笙。

“好了,好了,不要哭了。”李夫人安撫她,又罵李璟,“你無法無天,當著我和你爸爸的麵,你就敢打人?”

又喊其他人,“你們都死了?呆著做什麼,還不快把這孽子趕出去!”

李璟拉了李斛珠的手:“我們走。”

李斛珠重重一摔他的,站立原地。她眼睫上掛著茶葉,靜靜看向李璟,不發一言卻又什麼都說了。

李璟瞬間從頭頂涼到了腳心。

他快步走了出去。

他走後,李斛珠纔在堂姐的攙扶下,離開了花廳。

失控場麵半晌平複,周玉笙哭得像個淚人,鬨著要回孃家。

李夫人隻問她:“新婚第一日你就要回孃家,玉笙,你是不想要這門婚姻了嗎?你才結婚啊。”

周玉笙恨恨咬牙:“李璟他欺負我。”

“你告訴我,我替你做主。”李夫人道。

怎麼告訴?

昨晚洞房花燭夜,她心情極佳,卸妝更衣,等待著最浪漫的時刻。

李璟卻在洗手間獨坐呆了兩個鐘頭。

兩個鐘頭!

周玉笙在門外催了三次,他纔出來,心情很糟糕。

兩人在同一張床上躺下,他冇碰周玉笙,是周玉笙主動湊過去,一次次撩撥。

他有點煩了,周玉笙看得出來。

“……喝點酒吧。”他似乎下定了決心,終於看向了周玉笙,還對著她微笑了下。

微笑鼓舞了她。

飯店裡晚上也提供服務,侍者很快送了酒上樓。

李璟喝酒時候不說話,隻一杯接著一杯,不停喝。

周玉笙喝得不多。

七八成醉的時候,周玉笙親吻他,他一把摟住她,手勁極大。

他的吻,深而纏綿。

他關了燈。

黑暗中,他聲音含混不清,周玉笙聽到他說:“珠珠。”

這話她冇懂。

而後的風暴中,他幾乎瘋狂,又哭泣著叫了好幾次“珠珠”“斛珠”。

周玉笙如墮冰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