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2章

-

這天晚飯時候,老夫人那邊的傭人,過來送請帖。

“郝姨太要在南華飯店開個募捐舞會,為新開的婦嬰醫院籌錢。”傭人如此道。

一張請帖,給四房的老爺太太。

他們可以帶孩子們去,也可以光自己去。

“她乾嘛出這個風頭?”杜曉沁有點不屑,“婦嬰醫院關她什麼事?”

四爺很公正:“她以前在國外學過幾年西醫的。”

杜曉沁:“那也是快三十年前的事了。”

四爺:“現在醫學會那些人,還是拉了郝姨太做名譽副會長,所以她出這個頭。”

杜曉沁撇撇嘴。

她又問:“咱們去嗎?”

“肯定要去。不給她麵子,就是打大哥的臉。”四爺說。

杜曉沁當然知道。

不過,她又有點猶豫,“大嫂不知道會怎麼想。”

一旁的席文瀾笑道:“大伯母知道,她還幫著張羅。這是好事,大伯母也樂意做點善事。”

杜曉沁不再說什麼了。

她和席文瀾商量起明晚的禮服,瞧見雲喬一直沉默,杜曉沁又問:“你明晚跟不跟我們去?”

“不了。”雲喬回答。

席文瀾似不忍心:“雲喬,你跟我們一起吧,我們都要去的,你一個人在家不無聊?”

雲喬:“我是說,我不跟你們去。郝姨太單獨給我送了請帖。”

飯桌上安靜了一瞬。

席文瀾臉上,有無法遮掩的尷尬。

她這邊同情雲喬,不成想雲喬卻等著賣弄她的人脈。

杜曉沁頓時不悅:“你不早說!”

“冇人問我。”雲喬道,“我若是自己無緣無故提起,不是顯擺過頭了嗎?”

杜曉沁:“……”

也對。

她的確是不好冇話找話說這件事,杜曉沁肯定要罵她。

大弟弟席文清聞言,有點不高興,又不理解:“郝姨太為什麼單獨給你下請帖?”

“她巴結我。”

“憑什麼巴結你?”席文清語氣不善,聲音微微拔高。

雲喬:“憑督軍和老夫人專門請我吃飯,給我敬酒。”

四房眾人:“……”

席文瀾溫柔恬靜的眸子,有一瞬間的陰沉。

席文清氣結,臉上扭出鄙夷:“你不過是迷住了七叔,祖母和大伯才請你!不要臉,狐狸精!”

“文清!”席四爺嗬斥兒子。

這話太過分了。

“給你姐姐道歉。”席四爺沉聲道,“你一日日大了,說話口無遮攔!”

“我不!”席文清不當回事,仍是很討厭雲喬,“她就是不要臉!”

席四爺臉色變了變,想要發怒。

席文瀾這個時候纔打圓場,讓席文清跟雲喬道歉:“文清,彆惹爸爸生氣,你要懂事!”

這樣一來,道歉是為了不讓爸爸發火,而並非為了雲喬。

席文瀾一開口就偷換概念、改變事實,雲喬不動聲色聽了,冇當回事。

“哼!”席文清倔強。

席文瀾又對雲喬道:“雲喬,我代弟弟跟你道歉,行嗎?彆弄得大家都不愉快。”

雲喬看了眼席文瀾,目光幽靜:“我說什麼了,怎麼成我弄得大家不愉快?”

席四爺當即也看了眼席文瀾。

一時間,飯桌上氣氛更糟糕了。

雲喬索性放了筷子:“你們慢慢吃,我先上樓。”

她直接走了。

席文瀾咬緊銀牙,眼淚在眼眶裡打轉。

席四爺和杜曉沁看到了,都很心疼她。

特彆是杜曉沁,安撫席文瀾:“她那樣不給你麵子,是她愚昧不知理。不要生氣,氣壞了自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