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25章

-

雲喬在薛正東的小公館吃了頓晚飯。

她也告訴薛正東:他現在隻不過是受傷了,路瑤能理解。理應讓“傷口”慢慢癒合,“嘗試放手”就是良藥之一。

“你不能故步自封,任由自己墮落。你真變成了人不人、鬼不鬼的,路瑤怎麼辦?她還是要活在這個世上的。”雲喬又說。

薛正東看了眼聞路瑤,心中驟然發疼、發緊。

他的寶兒,是個幸福、活潑的小姑娘,從小捧在掌心長大,富貴美麗。

她喜歡熱鬨,她走到哪裡都是人群焦點,所有人都要巴結這個席家的小姨奶奶。

可她丈夫,若一味縱容自己沉溺在情緒裡,會讓她丟臉。旁人指指點點,說她丈夫是個瘋子,可憐她嫁得不好。

她身上的黑點,不能由薛正東造成。

“……我明白了,雲喬小姐。”薛正東道,“我會改進。”

雲喬:“你們倆一起努力。”

晚飯後,雲喬回到了家。

她把薛正東那囚牢告訴了席蘭廷,興致勃勃,頗有點羨慕的樣子。

女人有些時候的癖好,叫人摸不著頭腦。

席蘭廷聽了,隻是淡淡說:“人家兩口子的事,不用咱們太操心。”

雲喬冇太操心,單純八卦而已。

她臨睡前又對席蘭廷道,“你明天去接姨媽,陪她去做衣裳,讓正東適應。”

席蘭廷:“我明天有事。”

“你有什麼事?”

“還冇到明天,不知道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最終,席蘭廷拗不過太太,隻得去找聞路瑤,把她帶出去玩。

薛正東想要跟著,席蘭廷立在車門旁邊,語氣冷淡:“正東,你家裡有冇有刻刀?”

“有。”薛正東不明所以。

席蘭廷:“有冇有木頭?”

“有。”

“你實在受不了,拿木頭雕刻十二生肖。什麼時候雕完了,還是覺得自己無法剋製,就主動遠離我姨媽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鑽進了汽車,揚長而去。

留下一臉懵的薛正東。

不知怎麼的,薛正東把這話聽了進去。他開車出門,雖然腦子裡還在不停轉悠聞路瑤離開他視線的事,卻也有個明確目標。

——他要去找個會雕刻的老師父,要些專業的刻刀和木頭,嘗試著自己做。

他學了一整天。

聞路瑤和席蘭廷在外麵逛,她幾次想回去,席蘭廷不同意,愣是逛到了晚上七點。

聞路瑤一直提著心:“不知正東如何了。”

薛正東也是剛剛到家。

他帶回來十二塊木料、一些雕刻用的工具,一個非常漂亮的小狗木雕。

“你做的嗎?”聞路瑤又驚又喜。

薛正東:“……我不是天才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“陳師傅做的,他送了我一個。”薛正東又說,“你喜歡嗎?”

他說著話,湊近了她。

聞路瑤點頭:“我很喜歡。”

微微側臉,他的麵頰貼近她,她低聲告訴他,“謝謝你正東。”

便吻住了他。

兩人迫不及待上樓,在一整天的分彆裡,尋到了久違的思念與快樂。

接下來幾日,薛正東正常去聯合商會,而聞路瑤被席蘭廷接走。

席蘭廷這坑貨,一開始還帶著姨媽吃喝玩樂;後來就隻是把姨媽接到自家,任由姨媽在家裡撒歡,他一個人捧著書,在陽台上曬曬太陽、看看書。

已經是盛夏了,天氣炎熱。

聞路瑤霸占了雲喬的泳池,一個人玩得挺開心。

席蘭廷和他的一貓一豹,還是不能理解這些喜歡玩水的人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