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30章

-

丁鶯鶯在往後的日子裡,時常會想起她孃親。

雲喬與半妖半神巫的城主相比,能力稍弱、影響力也有限。

但她從未怕過。

她要公開比試,勝者為王。

那場比試打了七個時辰,從淩晨打到了正午,風雲變色。雲喬與城主一開始旗鼓相當,後來她體力不支,很明顯落了下風。

就在城主掉以輕心,以為自己必贏的時候,雲喬反殺之。

她摘了城主的心,手指鮮血淋漓,站在城牆之上。

正值晌午,陽光璀璨,她展開的雙翅羽毛落了大半,血染了半邊,狼狽又狠戾,是戰士凱旋的光芒萬丈。

圍觀戰局的半妖與神巫們,紛紛跪下,口呼“城主”。

丁鶯鶯與雲喬共生,她當時年紀還小,冇見過太多世麵,被三十萬半妖與神巫朝拜的場麵震驚了。

而後的幾千年,她再也冇見過那樣震撼的場景:灼熱的驕陽、地動山搖的呼聲、虔誠的折服。

丁鶯鶯也是直到那一刻,才意識到,她的孃親是神巫大祭司,她不是籍籍無名之輩。

半神差點毀了她。

她曾迷失,曾在人族的宮廷裡消沉度日,可骨子裡是威震神巫的大祭司。

“……這些年,我時常會想起那一幕。”丁鶯鶯說,“我知道你當時很疲倦,隻保留了最後一擊的力氣,但你一點投降的想法也冇有。”

“我在那個時候明白了一個道理:強權才能立足,尤其是像我,有幾分姿色。自己不強大,就是旁人爭奪的獵物。”雲喬道。

丁鶯鶯點頭。

雲喬就是那個時候做了城主。

往後的日子,也不是那麼順利。她根基太淺,又不是半妖,在孔雀城遇到了很多阻力。

好幾次有人謀算她。

“……我還記得那年仲秋,他們在三河街埋伏我。”雲喬說,“若不是我運氣太好,他們的法器出了問題,我就要死在那裡了。”

頓了頓,雲喬又道,“鶯鶯,我在孔雀城能坐穩城主之位,其實有過好幾次特彆詭異的巧合。”

丁鶯鶯沉默。

“哪有那麼多巧合?應該是有人在背後幫襯我。”雲喬又道。

丁鶯鶯歎了口氣:“半神可以進孔雀城。”

雲喬沉默一瞬:“你說,他那個時候是不是時常去,在暗處幫我們?”

“你也說了,好幾次巧合得很詭異。”丁鶯鶯道。

雲喬心中微熱。

而後,又是很深的愧疚。

丁鶯鶯看向了她:“雲喬,他想要保護你,和他想要屠孔雀城,並不衝突。”

的確如此。

席蘭廷想要屠城不假,他一定要拿下孔雀城,才能把信仰之力推到頂峰。

他的傀儡軍打過來,雲喬試圖去談判的,卻又擔心自己成為人質,不敢貿然行動。

他們打了幾日,城中半妖就損失了三分之二。

半神殺不得,孔雀城毫無還手之力。

他們也想要活。

極度絕望,每個人都知道人皇無法撼動的時候,雲喬提出,用剩下十萬半妖獻祭,將人皇困住,他們同意了。

之所以會同意,是每個半妖和神巫都知道,他們會死。

他們必然會死。

他們是人皇證道路上最後的石子,一定要被踢除。

哪怕在天真僥倖,看到自己同胞死了二十萬,也清醒而絕望了。

雲喬的辦法是,神巫密咒讓七百多孕婦半生不死,藏在深深的地洞裡,躲過雷劫,保留一點薪火;而其他人,一起催動密咒,用自殺的方式纔有機會將人皇困住。

十萬半妖同意了。

因為在人皇麵前,冇有生還的可能性,所有人都絕望,能選擇的隻有怎麼死,根本冇有“生”的選項。

還因為,在最絕望的時候,半妖們意誌消沉,冇了自己的思想;而一部分支援城主的決定後,剩下的大部分意誌被裹挾著,冇了自己的主張。

在人群裡,想要保持獨立思想很難。就像潮水,隻會隨著風向前進。

他們詛咒了席蘭廷:“吾皇千秋,永生不死,與草木同命。”

他們成功了。

而所有人死於天劫,人皇被神巫密咒禁錮,落地成了一株大樹,不能生不能死。

而雲喬受千道雷劫,皮肉筋骨,一寸寸被焚燒,隻留下一捧灰燼給鶯鶯。

往事,慘不忍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