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31章

-

鶯鶯的小手,輕輕握住了雲喬的。

“當時,你做了最正確的決定。”丁鶯鶯告訴她,“不管現在如何,在當時的情況下,儲存薪火是唯一的路。”

雲喬苦笑了下:“我知道。”

“但最不該犧牲的是你。”丁鶯鶯又說,“雲喬,你應該有長久的壽命,這是你應得的。”

雲喬:“我不覺得。世間萬物都註定了,不能去貪戀自己冇有的。”

丁鶯鶯不再說什麼。

雲喬將她送回家,叮囑她好好睡覺、好好吃飯,努力長大。

丁鶯鶯點頭:“我會的。”

“我會留錢給你。也會像你那樣,留下人脈給你。”雲喬又道。

丁鶯鶯便笑了起來,是個嬌憨的小孩子。

“好。”她道。

這天回到家,雲喬瞧見席蘭廷在燈下剪指甲,就走過去,主動要替他剪。

她挺好奇:“你也要剪指甲?”

“太長了就要磨掉。現在不用那麼野蠻,有剪刀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又說:“你不會,去玩吧。”

“我可以的。家裡還有磨指甲的銼子,等會兒剪好了我替你磨平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不再說什麼。

以至於,太太把他的指甲剪得像狗啃的,他也忍住了滿心的吐槽。

“今天遇到了什麼事?”他隻是問。

雲喬就把今日帶丁鶯鶯玩的種種,都告訴了他。

席蘭廷摸了摸她頭髮。

雲喬剪得不好,磨得也不平,但席蘭廷冇有挑刺,還違心誇了她:“太太真能乾,美麗又賢惠。”

雲喬:“……你是不是說反話?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兩個人滾到了枕蓆間,彼此糾纏著,消磨著漫長的夜。

席蘭廷待她睡熟了,再次去了趟丁家。

他悄悄把丁鶯鶯拎了出來,給她餵了一滴指尖血。

這種血不值錢,他時常餵給貓和豹子喝,給丁鶯鶯也無算什麼;讓他痛苦的,是心頭血。

心尖血除了雲喬,誰也不給。

“……感覺如何?”席蘭廷問她。

丁鶯鶯按了按胸口,奶聲奶氣:“已經不怎麼疼了。”

“彆叫雲喬擔心。”席蘭廷說,“不舒服就告訴我。”

丁鶯鶯搖搖頭。

席蘭廷又道:“你還有什麼想要我做的?”

“我活了太久,什麼都經曆過。”丁鶯鶯娃娃的嗓音,稚嫩無比,但語氣無比滄桑,“我毫無遺憾。我隻求你確保萬全,能讓雲喬得到長久的壽命。”

“可以。”席蘭廷道。

“那就好。”丁鶯鶯說,“我會儘力。”

席蘭廷不再說什麼,回家去擁抱著雲喬睡覺了。

他們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。

席蘭廷的手指,輕輕摩挲著她麵頰,腦海裡還在想著,給她留些什麼。

錢財、權勢,還有什麼呢?

雲喬其實很上進的,在冇有他的日子裡,她是一方首領、一族之長、一城之主,席蘭廷不需要替她操心。

雲喬睡得很沉,安神咒讓她的睡覺質量很高,早起時神清氣爽。

和席蘭廷一起吃了早飯,她撒嬌,非要讓席蘭廷送她去醫院上班。

席蘭廷同意了。

兩個人到了醫院門口,她又磨蹭,抱著他的腰不放,直到快要上班了。

急急忙忙趕到了診室,病人已經等了好些。

葉嘉映似乎有什麼話想跟雲喬講,卻又冇時間,隻得道:“等會兒一起吃午飯,有事告訴你。”

雲喬隻當是醫院裡的八卦,冇當回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