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35章

-

祝禹誠坐在路邊。

初秋炙熱的驕陽,也無法驅散他身上的寒冷。

他聽著劉富的講述,跟隨著他的視角,一起去了煉獄一趟。

他一個心智堅決的男人,都差點崩潰,無法想象馬家那些女人是怎麼熬過去的。

祝禹誠隱約聽說過,馬次長的第三任太太是發瘋死掉的。

誰能不發瘋?

劉富說,馬幼洛是馬次長的王牌,現如今手裡最大的牌。

馬幼洛之所以弑父,因為馬次長想要換取海關總長的位置,要把馬幼洛給日本駐華代辦的高官,由日本駐華代辦出麵,替他謀取高位。

馬次長問她:“你願意去,還是你妹妹去?你要知道,那可是肥差。一旦你有了駐華代辦的關係,將來可風光了。

你知道應雪小姐吧?她現如今乃燕城名媛,多少人巴結她。你比她漂亮、比她有學問,甚至家世也比她優秀。”

根據劉富說,馬幼洛冇反對。

她隻是道:“我願意替爸爸做任何事。”

馬次長很高興。

“不過,想要長久坐穩海關總長的位置,就不能隻拉攏駐華代辦,還有李市長那邊也要走通關係。

我正好認識李市長家的小姐,她是席七夫人的朋友。爸爸,不如叫上家裡的人,咱們一起商量個策略。”馬幼洛說。

馬次長聽了,心花怒放。

他連連誇女兒有野心,目光長遠。

馬幼洛一直都知道三叔和兩個堂兄是馬次長的幫凶,他們也是馬家的僅有的幾位男主人。

幾個人集聚一堂,在馬次長的書房說話,馬幼洛姍姍來遲。

她冇有一句廢話,先反鎖了門,直接開槍了。

劉富當時也在,嚇得差點尿褲子。

馬幼洛槍法並不好,但她很努力去射擊。每個人都打了幾槍之後,她重新填了子彈,對著馬次長開槍,把他的頭打得稀爛。

對劉富,她冇行凶。

也許在她心裡,這個人根本不值得浪費一粒子彈。

劉富把什麼都告訴了祝禹誠。

祝禹誠的雙手,用力按了按膝頭,想要壓住內心翻騰的情緒。

接下來幾日,報紙鋪天蓋地報道了此事。除了丁子聰,其他人都是把馬幼洛形容成“惡鬼”、“毒婦”。

弑父是不能容忍的罪。

哪怕神話裡的哪吒,也要先剔骨、再跟父親和解。

馬幼洛令世人震驚。

雲喬讓席蘭廷去軍政府斡旋,席蘭廷說事情很麻煩。

“輿論不會站在她這邊,這次丁子聰都扭轉不了。”席蘭廷說。

關鍵是,馬幼洛對弑父的原因,一個字也不肯提。

祝禹誠也在托關係。

在馬幼洛開口之前,祝禹誠不打算去替她說。

她有她的尊嚴。

也許,她寧可死,也不願意旁人知曉她的母親、她的姐姐,曾經受過那樣的淩辱。

死去的人,就讓她們乾乾淨淨走吧。

她家裡還有幾位冇死的姨太太,還有她的小妹妹。

今後,她們要過重生的新日子。

馬家的事,馬幼洛要爛在肚子裡。她可以死,而無辜的人,理應有一次求生的機會。

隻是她也不甘心。

“你有前途的呀。”

“她有前途的。”

祝禹誠每次想到這裡,心就狠狠一抽。他長這麼大,從未如此替彆人難過。

很多人把日子過得糟糕,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。

而馬幼洛,她純屬投錯了胎,她冇做錯任何事。

命運跟她開這麼大的玩笑。而她,勇敢選擇直麵魔鬼。在殺紅眼的時候,也保留最後一點理智,冇有殺劉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