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37章

-

淩晨四點。

她要離開這裡,改名換姓,過另一種生活了。

祝禹誠替她剪好了頭髮,仔仔細細的,倒也像模像樣。

馬幼洛不怎麼開口。

“……謝謝你。”她又說。

祝禹誠:“說過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屋子裡陷入沉默。

弄好了,他讓她去洗手間衝一下,把頭髮上的碎渣都弄掉;而他要掃地。

馬幼洛去了。

待她出來,換了新的睡衣,屋子裡的地板乾乾淨淨。

祝禹誠坐在沙發裡,嘴裡銜了一根香菸,正在整理一個小手包——女式的,是給她準備的。

瞧見她出來,他把香菸按滅,又把手包遞給她:“船票和金條都在這裡。還有個地址,你到了美國去找人,到時候會有人臨時安頓你。”

“是什麼人?”她接過了手包,冇推辭。

祝禹誠:“以前要犯的家眷,原本是要全家殺頭的,托了我安排出國。一位太太,帶著三兒兩女。

他們家也是冤枉的,並冇有造反。你去了,就如實說你的情況,他們大概是這個世上最能體諒你處境的人。”

他說一句,馬幼洛點一下頭。

她眼波安靜,抬眸看向了他:“時間還早。你要我嗎?”

祝禹誠似乎覺得不太好笑,卻又忍不住想笑,故而艱難牽動了下唇角。

“……若萬一,留下一個孩子,我不會告訴你的。你們青幫的人,未必都得善終,異國他鄉留個子嗣,你會不會略感安慰?”馬幼洛又問。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她說著話,走到了他身邊,伸手摟住他脖子,送上自己的吻。

祝禹誠回吻她,將她壓在床上。

淩晨一點多了,馬幼洛小睡片刻醒來,祝禹誠已經在更衣。

她身上有點酸。

祝禹誠提醒她:“該起來了,下樓吃點宵夜就要出發了。碼頭的船是私人漁船,先把你送到香港,那邊纔有郵輪去美國。”

馬幼洛道好。

淩晨三點半,他們已經到了碼頭。

仲秋的夜風,裹挾著海水的潮濕,有絲絲縷縷的寒意。

馬幼洛穿了件風衣,她裹緊了自己。

祝禹誠讓司機先下車,他和馬幼洛在汽車裡說說話。

“……到了那邊,求學、工作、結婚生子,過正常人的日子。”祝禹誠告訴她,“這一走,你我之間恩怨兩清,不必記掛。”

馬幼洛笑了笑:“謝謝。”

真心感激他。

又開玩笑,“真有了孩子,要不要告訴你一聲?”

“可以告訴我,也可以不告訴我。生與不生、養與不養,也都隨你。”他道,“以後,是你自己的人生。幼洛,要為自己活著。”

馬幼洛的情緒,有點麻木。但聽到這麼一句,倏然感覺到了無窮無儘的悲慟。

她這可悲的短短二十年,似乎從來冇有為了自己;也冇人為了她。

祝禹誠也許不懂很多的大道理,但他在可憐她。

可憐她一生不得自由。

現如今,他要放飛她。

去過她的日子。

她不是誰的女兒、不是誰的姐妹,也不是誰的情人。

她是她自己。

她的身體、她的未來,都由她自己做主。

馬幼洛接住了這份關心與愛護,她落淚去擁抱祝禹誠。

“將來你收到遠方的訊息,就是我過得很好。”她哽咽難言。

祝禹誠輕輕撫摸著她涼軟頭髮:“你會有前途的。”

這一次,她終於有了真正的前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