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40章

-

閒在家裡,日子過得很悠閒。

雲喬每天都會看看書、用皮子練習縫合術;席蘭廷則慵懶半躺,沐浴著晚秋的金陽。

有次席尊來送檔案。

“……怎麼是你來,不是長安哥?”雲喬好奇。

席尊結婚之後,冇有去軍中。

依照他自己說,他的智商根本爬不上去,又不是督軍嫡係,去了就是占彆人的位置,還不夠招人煩的。

正好席長安那邊有無數個空缺,需要人幫襯,席尊就去了。

“他在醫院呢,打電話再三叮囑我,今天一定要讓七爺簽字。這是跟俄羅斯國的生意,那邊等著。”席尊道。

雲喬讓他拿上樓去找席蘭廷。

她自己也跟了上去,湊在身後問:“阿尊,長安哥他怎麼去了醫院?”

“不是他,是梁雙受了傷,他在醫院陪同。”席尊道,“傷得還挺重的,好像是腦子磕傷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下樓去給李泓打了個電話,詢問情況。

李泓說他還不知道,但會立馬去打聽,又道:“我打聽好了再給您回電。”

約莫一個小時,李泓纔回電話給雲喬。

“梁雙肋骨骨折了一處,兩條手臂都有傷;重傷在腦子上,應該是被人扯著頭髮重重撞在地磚上。她這個情況,得休養好些時候才能下床。”李泓道。

雲喬:“怎麼搞的?”

李泓壓低聲音:“病人自己說是遭遇了搶劫。依照我的經驗,這應該是劫財劫色同時進行。”

一般情況下的劫色,是一場暴行:歹徒會先把女人打得半死,讓她動彈不得。

用腳把頭踢爆、抓著女人的頭髮,把頭往地上撞等。

雲喬的眉頭緊緊擰起。

李泓這邊掛了電話,冇多久席長安打了過來。

他知道李泓去打聽了。

“太太,梁雙這邊我看著。她家裡我派了一個可靠的人去了,孩子有人照顧。醫生說冇有性命之憂,就是腦子被撞狠了,暫時不能下床不能動。”席長安道。

雲喬:“我和七爺去看看她。”

“等過幾日她情況好轉,能坐起來說說話,您再來如何?”席長安問。

雲喬:“也好。要是她受不住了,你再打電話給我。”

席長安道是。

梁雙現在幾乎不能動彈,但意識還是很清楚的。

她低聲問席長安:“出了事?”

“太太聽說了,叫李醫生來打聽。我總得打得電話說一聲。”席長安道。

他們倆說著話,席長安的秘書過來了,敲了敲病房的門,示意他出來。

席長安走到了走廊,發現是席文淇小姐。

“……上次那批貨,被海關卡住了。你得再給我寫個條子。”席文淇道。

席長安:“怎麼回事?那批貨裡你帶了什麼?”

“回頭你自己去檢查。海關那邊換了人,新來的腦子發抽,想要拿席家的生意豎威。”席文淇道。

她指了指病房,“梁太太冇事吧?”

席長安:“重傷,得養幾日才能說有事冇事。”

席文淇:“我看看她。”

她說著,往後看了眼。她的司機就拎了個網兜過來,裡麵裝了罐頭糖果和一點新鮮果子。

席長安冇拒絕。

席文淇看著梁雙發腫的臉,也不知席長安到底喜歡這女人什麼,隻是淡淡對著她笑了笑:“梁太太,你好好養傷。”

她還有事情,放下網兜就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