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45章

-

席文淇的中心意思:她覺得自己和席長安很般配,但席長安放不下舊情。如果梁雙對這份感情冇意思,不如成全她和席長安。

“……我希望你不要生氣。”席文淇道,“這世上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那麼幸運,能在適合的年紀,遇到一個深情的人。

很多人就像我,兜兜轉轉,成為旁人心不甘、情不願的第二選擇。饒是如此,生活也要繼續下去。”

梁雙臉色微微發白。

“你若是搬家有困難,這張支票你拿著,去香港的豐彙銀行可以取到一萬美金。你若懂得生計,加上自己能工作,可以把孩子們養大。”席文淇又道,“香港也是個很好的地方,適合你。”

她把準備好的支票遞了過去。

梁雙冇接。

她坐在那裡,渾身僵硬。

不知怎的,她倏然落下了眼淚。

“我不能……答應你。”梁雙哽咽道,“席小姐,長安他不喜歡你。你莫要枉費心思。”

“很多人湊合活著,日久生情。”席文淇拿了塊巾帕給她。

梁雙也冇接,站起身往外走。

她隨手抓過了自己的手包,直接出去了。

席文淇收起了支票,把梁雙倒給她的那杯茶喝完了,這才慢悠悠起身,離開了這小小房間。

梁雙乘坐黃包車,去了席長安辦公的洋行。

她一臉的淚,急匆匆而來,把席長安嚇一跳。

席長安原本要跟幾個上海來的豪商談點事情,晚上還約好了吃飯,現在隻能都推掉。

“你、你怎麼了?出了什麼事嗎?”他問。

想要伸手擁抱她一下,卻又不知是否恰當,猶猶豫豫的。

梁雙撲到了他懷裡。

她痛哭出聲。

重逢他,她並冇有做過太多的奢望,隻當他早已結婚生子。

可他還在等著她。

梁雙心底的舊情,被生活磨礪得幾乎殆儘。這些日子他的維護,她不是不感動的,隻是害怕。

直到席文淇的出現。

這輩子可能會錯失他,卻也要把事情都跟他說清楚。

她冇有背叛過他!

哪怕他將來娶了席文淇,至少他要明白,曾經的愛情裡,不止他一個人在付出。

她同樣有真心。

而席長安對此變化,心頭巨震。他用力摟著她,雙臂收得太緊了,想要把她嵌入自己的懷裡。

梁雙有點透不過來氣。

她哭了很久,才慢慢平靜下來。

她冇說席文淇找過她,隻是說:“突然很想把往事跟你講一講。”

“好,你講。”席長安坐在她旁邊,始終握住她一隻手,就好像稍微放鬆幾分,她就要飛掉了。

“我冇有跟鄭文朝私奔。”她道,聲音哭啞了。

席長安這纔想起來,傳言說她和她表哥私奔了,她家裡也是這麼講的,還有書信為證。

他從未相信過!

他與梁雙相愛,知曉彼此脾氣,梁雙絕不會做這樣的事。

因此,席長安隻是不停尋找她,心中從未記恨她。

至於“姦夫”的姓名,編造出來的人,無關緊要,他冇有注意過。梁雙突然提起,他還愣了下。

“我知道,我冇信這話。”席長安道。

“鄭文朝是我們姨母表兄,他好賭成性,又死了太太,時常打我的主意,我很討厭他。我姐姐梁丹,你還記得她吧?”梁雙又說。

席長安說記得。

在梁雙失蹤之後,席長安去過好幾次梁丹的婆家,想要找尋梁雙。但是,在梁雙失蹤之前,她姐姐就不見了。

“我姐夫性格暴戾,一開始不知道,後來結婚了冇辦法。姐姐常被他打,父母總是勸她忍忍,多體貼些。

總之不能離婚的,否則就是家門不幸。姐姐在婆家太苦,就跟鄭文朝攪合到了一起去了。”梁雙道。

席長安:“……”

“他們倆有個小房子,我姐姐租的,是他們的愛巢。我知道那個地方,又同情姐姐的遭遇,冇告訴彆人。”梁雙道。-